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七  

2009-11-10 18:12:23|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七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这一回有两个看点,一个是对探春形象性格的进一步塑造刻画;一个是林黛玉的葬花长诗。

探春是贾政和赵姨娘所生之女,属于庶出,这一点在探春心中始终是个解不开的结。然而探春却不甘心这样的命运安排,决心凭着自己的敏慧与执着冲破这种羁绊,走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探春的生母赵姨娘原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后来被纳妾的。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像赵姨娘这样的人始终摆不脱“奴”字的束缚,赵姨娘的儿子贾环可以是主子,但赵姨娘却不能。关于这一点,在前面王熙凤的一段话中已有交代:

“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又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一问不答,再问时,贾环便说:"同宝姐姐顽的,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哥哥撵我来了。"赵姨娘啐道:"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正说着, 可巧凤姐在窗外过。都听在耳内。便隔窗说道:"大正月又怎么了?环兄弟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些淡话作什么!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环兄弟,出来,跟我顽去。"”

这就是封建社会中大户人家的规矩。探春自幼通文识字,广见博闻,真有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而且又不甘寂寞,所以认定了贾政和王夫人,自然和贾宝玉也就显得亲近许多;对贾环的不争气自然就有点瞧不起。请往下看:

“只见宝钗探春正在那边看鹤舞,见黛玉去了,三个一同站着说话儿。又见宝玉来了, 探春便笑道:"宝哥哥,身上好?我整整的三天没见你了。"宝玉笑道"妹妹身上好?我前儿还在大嫂子跟前问你呢。"探春道:"宝哥哥,你往这里来,我和你说话。 "宝玉听说,便跟了他,离了钗,玉两个,到了一棵石榴树下。探春因说道: "这几天老爷可曾叫你?"宝玉笑道:"没有叫。"探春说:"昨儿我恍惚听见说老爷叫你出去的。"宝玉笑道:"那想是别人听错了,并没叫的。"探春又笑道:"这几个月,我又攒下有十来吊钱了,你还拿了去,明儿出门逛去的时侯,或是好字画,好轻巧顽意儿,替我带些来。"宝玉道:"我这么城里城外,大廊小庙的逛,也没见个新奇精致东西,左不过是那些金玉铜磁没处撂的古董,再就是绸缎吃食衣服了。"探春道: "谁要这些。怎么象你上回买的那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胶泥垛的风炉儿,这就好了。我喜欢的什么似的,谁知他们都爱上了,都当宝贝似的抢了了。"宝玉笑道:"原来要这个。这不值什么,拿五百钱出去给小子们,管拉一车来。"探春道:"小厮们知道什么。你拣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这些东西,你多多的替我带了来。我还象上回的鞋作一双你穿,比那一双还加工夫,如何呢?"

宝玉笑道: "你提起鞋来,我想起个故事:那一回我穿着,可巧遇见了老爷,

老爷就不受用, 问是谁作的。我那里敢提‘三妹妹'三个字,我就回说是前儿我生日,是舅母给的。老爷听了是舅母给的,才不好说什么,半日还说:‘何苦来!虚耗人力, 作践绫罗,作这样的东西。'我回来告诉了袭人,袭人说这还罢了,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探春听说,登时沉下脸来,道:"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作鞋的人么?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没有人的?一般的衣裳是衣裳,鞋袜是鞋袜,丫头老婆一屋子,怎么抱怨这些话!给谁听呢!我不过是闲着没事儿,作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弟弟,随我的心。谁敢管我不成!这也是白气。"宝玉听了,点头笑道:"你不知道,他心里自然又有个想头了。"探春听说,益发动了气,将头一扭,说道:"连你也糊涂了!他那想头自然是有的,不过是那阴微鄙贱的见识。他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就是姊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论理我不该说他,但忒昏愦的不象了!还有笑话呢:就是上回我给你那钱,替我带那顽的东西。过了两天,他见了我,也是说没钱使,怎么难,我也不理论。谁知后来丫头们出去了,他就抱怨起来,说我攒的钱为什么给你使,倒不给环儿使呢。我听见这话,又好笑又好气,我就出来往太太跟前去了。"正说着,只见宝钗那边笑道:"说完了,来罢。显见的是哥哥妹妹了,丢下别人, 且说体己去。我们听一句儿就使不得了!"说着,探春宝玉二人方笑着来了。”

这就是探春,一个敢说敢道,敢做敢为的少女。表面看,探春似乎有点“六亲不认”,不近人情;然而探春在曹雪芹笔下又是那样敏慧干练,那样令人另眼相看,其中奥秘何在?其实这正是曹雪芹的伟大之处,高明之处。曹雪芹看重的人性,《红楼梦》全书的重点就在于抒描人性,一切从展现人的本性为出发点。

在曹雪芹眼中,一切符合人的本性的东西都是合理的,无可非议。其中几点,如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人都有性的要求,人都愿意追求美的事物等等;但损人利己,淫乱无度,愚昧无知,制造悲剧等等,曹雪芹还是给予揭露,予以贬斥,甚至通过神鬼报应的虚拟方式施以鞭笞。其实这也是《红楼梦》创作的主旨。

下面是第二个看点,那就是林黛玉的葬花诗。

“宝玉因不见了林黛玉,便知他躲了别处去了,想了一想,索性迟两日,等他的气消一消再去也罢了。因低头看见许多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锦重重的落了一地,因叹道:"这是他心里生了气,也不收拾这花儿来了。待我送了去,明儿再问着他。"说着,只见宝钗约着他们往外头去。宝玉道:"我就来。"说毕,等他二人去远了,便把那花兜了起来,登山渡水,过树穿花,一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去处来。将已到了花冢,犹未转过山坡,只听山坡那边有呜咽之声,一行数落着,哭的好不伤感。宝玉心下想道:"这不知是那房里的丫头,受了委曲,跑到这个地方来哭。"一面想,一面煞住脚步,听他哭道是: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正是一面低吟,一面呜咽,那边哭的自己伤心,却不道这边宝玉听的早已痴倒了。”

这首葬花长诗是曹雪芹为塑造林黛玉形象,刻画林黛玉性格的力作,是《红楼梦》中的一大亮点。脍炙人口,百读不厌。诗中蕴含着极为丰富的内涵。三言五语难尽其详,难摹其韵。这里只是选择一些和朋友们共赏其妙。

开句“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林黛玉直抒胸臆,痛诉自己的高洁,自己的孤单,自己的无奈,自己的无助。让人身同感受,共鸣感叹。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原来还可以与花共语,春暮花落,找谁说话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林黛玉寄人篱下,就像柳丝榆荚,桃李落花;可“桃李明年能再发”,而自己呢?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看看自己周围的环境,处处是封建礼教习惯势力的禁锢,真是无助,无奈!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更是无助,无奈!而且到了洒泪成血的极致地步,这是何等的无助和无奈!?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同样的无助无奈,已经尝不到了人间的温情冷暖。何等可怜!?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无人可以相对倾诉,又不能与花鸟为伴,所以幻想自己也能和花鸟一样,自由飞翔,随风漂泊。但转而一想,何处是我的落脚点呢?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以花喻己,申明自己的高洁,不愿和封建礼教习惯势力为伍,心如明镜。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正是尽阅世态炎凉,悲伤至极。对于一个孤立无助的娇小姐,又能何如?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林黛玉本来就是一株脆弱的绛珠草,曹雪芹把她放在那样一个环境中,她没有陷污入垢,仍然坚守高洁,至死不渝,这就是林黛玉这个文学典型形象的社会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