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二  

2009-11-01 22:07:24|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二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这一回的看点有三个。一是通过看戏过程对宝黛钗三人及史湘云形象性格的进一步塑造刻画,在刻画中展开故事情节,让矛盾继续发展深化;二是写宝黛钗三人对禅机的理解,同样继续着对三人形象性格的进一步塑造刻画,让矛盾更加深化;三是借猜灯谜揭示人物内心世界的境界,借以发掘人物心灵深处的内在性格发展的动因,同时借贾政之口揭示出贾府走向衰败的征兆,为后面的故事情节发展埋下伏笔,使读者不至于雾里看花,以致违背了作者要向读者传递作品主旨的初衷。

请先看他们看戏的情节:

“至上酒席时,贾母又命宝钗点。宝钗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 。宝玉道:"只好点这些戏。"宝钗道:"你白听了这几年的戏,那里知道这出戏的好处, 排场又好,词藻更妙。"宝玉道:"我从来怕这些热闹。"宝钗笑道: "要说这一出热闹,你还算不知戏呢。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出戏热闹不热闹。----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妙,你何曾知道。"宝玉见说的这般好,便凑近来央告:"好姐姐,念与我听听。"宝钗便念道:

漫搵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这一段故事情节出自《水浒传》第三回《赵员外重修文殊院   鲁智深大闹五台山一节,是写鲁智深打死镇关西后从陕西逃到了山西五台山附近,被赵员外安排到五台山剃度出家。后因鲁智深不能接受佛家那一套清规戒律,醉打山门闯祸后,智真长老安排他离开五台山去东京大相国寺。这一支《寄生草》填的词就是写鲁智深离开赵员外、智真长老和五台山时候的复杂心情,的确如薛宝钗所说:“填的极妙”,这也展示了薛宝钗过人的才华以及她能得到贾府许多人喜欢的原因。。

下面是贾宝玉周旋于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之间的一些矛盾和尴尬:

“宝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林黛玉道:"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 "说的湘云也笑了。于是大家看戏。

至晚散时,贾母深爱那作小旦的与一个作小丑的,因命人带进来,细看时益发可怜见。因问年纪,那小旦才十一岁,小丑才九岁,大家叹息一回。贾母令人另拿些肉果与他两个,又另外赏钱两串。凤姐笑道:"这个孩子扮上活象一个人,你们再看不出来。"宝钗心里也知道,便只一笑不肯说。宝玉也猜着了,亦不敢说。史湘云接着笑道:"倒象林妹妹的模样儿。"宝玉听了,忙把湘云瞅了一眼,使个眼色。众人却都听了这话,留神细看,都笑起来了,说果然不错。一时散了。”

“晚间, 湘云更衣时,便命翠缕把衣包打开收拾,都包了起来。翠缕道:"忙什么,等去的日子再包不迟。"湘云道:"明儿一早就走。在这里作什么?----看人家的鼻子眼睛,什么意思!"宝玉听了这话,忙赶近前拉他说道:"好妹妹,你错怪了我。林妹妹是个多心的人。别人分明知道,不肯说出来,也皆因怕他恼。谁知你不防头就说了出来,他岂不恼你。我是怕你得罪了他,所以才使眼色。你这会子恼我,不但辜负了我,而且反倒委曲了我。若是别人,那怕他得罪了十个人,与我何干呢。"湘云摔手道:"你那花言巧语别哄我。我也原不如你林妹妹,别人说他,拿他取笑都使得,只我说了就有不是。我原不配说他。他是小姐主子,我是奴才丫头,得罪了他,使不得!"宝玉急的说道:"我倒是为你,反为出不是来了。我要有外心,立刻就化成灰,叫万人践踹!"湘云道:"大正月里,少信嘴胡说。这些没要紧的恶誓,散话,歪话,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说着,一径至贾母里间,忿忿的躺着去了。”

贾宝玉一片好心,史湘云却因心怀妒意,把贾宝玉抢白了一通。到了林黛玉那里,又被林黛玉给吃了个闭门羹,其实也是林黛玉同样的心怀妒意,弄得贾宝玉真是进退维谷。正是爱之切,恨之切也。随便一想,真有点像现代的所谓“三角恋”。可对于贾宝玉来说,倒是无故,无奈。不过林黛玉和贾宝玉还是能较为直接的对话。互相关心,互倾衷肠。请看:

“宝玉没趣,只得又来寻黛玉。刚到门槛前,黛玉便推出来,将门关上。宝玉又不解其意,在窗外只是吞声叫"好妹妹"。黛玉总不理他。宝玉闷闷的垂头自审。袭人早知端的,当此时断不能劝。那宝玉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黛玉只当他回房去了,便起来开门,只见宝玉还站在那里。黛玉反不好意思,不好再关,只得抽身上床躺着。 宝玉随进来问道:"凡事都有个原故,说出来,人也不委曲。好好的就恼了,终是什么原故起的?"林黛玉冷笑道:"问的我倒好,我也不知为什么原故。我原是给你们取笑的,----拿我比戏子取笑。"宝玉道:"我并没有比你,我并没笑,为什么恼我呢?"黛玉道:"你还要比?你还要笑?你不比不笑,比人比了笑了的还利害呢!"宝玉听说,无可分辩,不则一声。

黛玉又道: "这一节还恕得。再你为什么又和云儿使眼色?这安的是什么心?莫不是他和我顽,他就自轻自贱了?他原是公侯的小姐,我原是贫民的丫头,他和我顽,设若我回了口,岂不他自惹人轻贱呢。是这主意不是?这却也是你的好心,只是那一个偏又不领你这好情,一般也恼了。你又拿我作情,倒说我小性儿,行动肯恼。你又怕他得罪了我,我恼他。我恼他,与你何干?他得罪了我,又与你何干?"

宝玉见说,方才与湘云私谈,他也听见了。细想自己原为他二人,怕生隙恼,

方在中调和,不想并未调和成功,反已落了两处的贬谤。正合着前日所看《南华经》上, 有"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又曰"山木自寇, 源泉自盗"等语。因此越想越无趣。再细想来,目下不过这两个人,尚未应酬妥协,将来犹欲为何?想到其间也无庸分辩回答自己转身回房来。林黛玉见他去了,便知回思无趣,赌气去了,一言也不曾发,不禁自己越发添了气,便说道:"这一去,一辈子也别来,也别说话。"”

“谁想黛玉见宝玉此番果断而去, 故以寻袭人为由,来视动静。袭人笑回:"已经睡了。"黛玉听说,便要回去。袭人笑道:"姑娘请站住,有一个字帖儿,瞧瞧是什么话。 "说着,便将方才那曲子与偈语悄悄拿来,递与黛玉看。黛玉看了,知是宝玉一时感忿而作,不觉可笑可叹,便向袭人道:"作的是玩意儿,无甚关系。"说毕,便携了回房去,与湘云同看。次日又与宝钗看。宝钗看其词曰:

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

薛宝钗回转的快,而林黛玉则是显得十分抢上,寸步不让。这就是薛宝钗和林黛玉,鲜明的性格特色,鲜明的差异对比。在现实生活中这两种类型的人还少吗?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的道德观念,处事理念,已经形成了强大的惯性,想要冲破,何其容易。自然,淑女型的薛宝钗在和率真型的林黛玉在这样的大环境中相比,当然更胜一筹。曹雪芹把林黛玉写成一个病秧子,在作者心中是否寓含着林黛玉在性格上也存在着先天不足的深意,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林黛玉的这种性格在那样的环境中注定失败已是不争的事实。尽管林黛玉在努力地抗争,尽管她十分聪明,伶牙俐齿;尽管她在争取贾宝玉的支持,可贾宝玉不是贾琏,当然她林黛玉也不是王熙凤。不过贾琏和王熙凤又能如何?冲破旧的习惯势力固然艰难,但是逆潮流而动,也只能被潮流淹没。贾宝玉无法破解,只能靠近虚无缥缈的玄学幻境。这自然又触动了薛宝钗和林黛玉的神经,于是两人又要共同把他拉回来,免得自己无所依靠,成了随风秋叶任飘零。请看:

“看毕,又看那偈语,又笑道:"这个人悟了。都是我的不是,都是我昨儿一支曲子惹出来的。这些道书禅机最能移性。明儿认真说起这些疯话来,存了这个意思, 都是从我这一只曲子上来,我成了个罪魁了。"说着,便撕了个粉碎, 递与丫头们说:"快烧了罢。"黛玉笑道:"不该撕,等我问他。你们跟我来,包管叫他收了这个痴心邪话。"三人果然都往宝玉屋里来。一进来,黛玉便笑道:"宝玉, 我问你: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宝玉竟不能答。 三人拍手笑道:"这样钝愚,还参禅呢。"黛玉又道:"你那偈末云,‘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固然好了,只是据我看,还未尽善。我再续两句在后。"因念云: "无立足境,是方干净。"宝钗道:"实在这方悟彻。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 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碓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

‘菩提本非树, 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五祖便将衣钵传他。今儿这偈语, 亦同此意了。只是方才这句机锋,尚未完全了结,这便丢开手不成?"黛玉笑道: "彼时不能答,就算输了,这会子答上了也不为出奇。只是以后再不许谈禅了。 连我们两个所知所能的,你还不知不能呢,还去参禅呢。"宝玉自己以为觉悟,不想忽被黛玉一问,便不能答,宝钗又比出"语录"来,此皆素不见他们能者。自己想了一想:"原来他们比我的知觉在先,尚未解悟,我如今何必自寻苦恼。"想毕,便笑道:"谁又参禅,不过一时顽话罢了。"说着,四人仍复如旧。”

这里附带说明一下,薛宝钗所提故事中的两个偈语,其中神秀的理念是“入世”,而惠能的理念是“出世”。“入世”的理念是通过不断的自身修养达到抗拒外界诱惑的目的;“出世”的理念则是世上本来就是空的,看世间万物无不是一个空字,心本来就是空的话,就无所谓抗拒外面的诱惑,任何事物从心而过,不留痕迹。这是禅宗的一种很高的境界,领略到这层境界的人,就是所谓的顿悟了。 按照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前者推崇的是意识决定存在的理念,后者则是说物质世界本来就不存在,一切皆空。曹雪芹所以写这些故事,并不是出于对这两种理念的评判,而是为了给贾宝玉以后的归属做铺垫,是为了文学作品艺术构思的需要。对于这两种理念的是非曲直,曹雪芹不需要也没有给予回答,他只是给读者讲了许多活生生的社会现实,其他就只能凭读者自己的仁智之见了。这就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写作风格,因为这比那些图解概念式的作品有着更为强大的艺术生命力!

下面用极为类似的方法通过灯谜来反映人物的思想性格特色,同时预示作品发展的脉络线索,同样不失为一种高明的写作技巧。请看:

“贾母因说:"你瞧瞧那屏上,都是他姊妹们做的,再猜一猜我听。"

贾政答应,起身走至屏前,只见头一个是元妃的,写着道: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打一玩物。

贾政道:"这是爆竹。"宝玉答道:"是。"贾政又看迎春的,写道:

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

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打一用物。

贾政道:"是算盘。"迎春笑道:"是。"又往下看是探春的,写道: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打一玩物。

贾政道:"这是风筝。"探春笑道:"是。"又看道是惜春的,写道:

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

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打一用物

贾政道:"这是佛前海灯。"惜春笑答道:"是。"

贾政心内沉思道: "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 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心内愈思愈闷,因在贾母之前,不敢形于色,只得仍勉强往下看去。只见后面写着七言律诗一首,却是黛玉所作,随念道: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打一用物。

贾政道:‘这个莫非是更香?’宝玉代言道:‘是。’贾政再往下看是宝钗的,写道:

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

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打一用物。【1】

贾政看完,心内自忖道:"此物还倒有限。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 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想到此处,愈觉烦闷,大有悲戚之状,因而将适才的精神减去十分之八九,只垂头沉思。贾母见贾政如此光景,想到或是他身体劳乏亦未可定,又兼之恐拘束了众姊妹不得高兴顽耍, 即对贾政云:"你竟不必猜了,去安歇罢。让我们再坐一会,也好了。 "贾政一闻此言,连忙答应几个"是"字,又勉强劝了贾母一回酒,方才退出去了。回至房中只是思索,翻来复去竟难成寐,不由伤悲感慨,不在话下。”

看到这里,我相信朋友们对这些已经了然心中,也就不必多说了。

【1】  这一灯谜的谜底是“竹夫人”,用竹篾编成或用整竹制成,圆柱形,中空,约三四尺长,有许多大窟窿,可以透风,夏天睡时抱着取凉。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7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