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二  

2009-11-17 22:16:41|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二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这一回有三个看点。一是贾宝玉眼中的世俗观念与众不同;二是贾宝玉的肺腑之言感动了林黛玉,二人终于心通神会;三是金钏之死折射出来的社会问题。

先看第一点。贾雨村来会贾政,一定要贾宝玉陪客,引起贾宝玉极度的反感,从而引出一场仕途经济的论辩。贾宝玉不顾开罪史湘云,把封建社会那一套仕途经济的理论称为“混账话”。这一点充分反映了曹雪芹对当时社会的看法。请往下看:

“正说着,有人来回说:‘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出去会。’宝玉听了,便知是贾雨村来了,心中好不自在。袭人忙去拿衣服。宝玉一面蹬着靴子,一面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史湘云一边摇着扇子,笑道:‘自然你能会宾接客,老爷才叫你出去呢。’宝玉道:‘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湘云笑道:‘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警他的好处,他才只要会你。’宝玉道:‘罢,罢,我也不敢称雅,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 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人。’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

贾宝玉平时厮混于众姐妹之间,似乎对谁也好,特别是对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探春等人更是显得亲切无比,但在仕途经济问题上,贾宝玉却显得六亲不认,只看是不是混账话。这就是封建社会习惯势力和叛逆精神之间水火不容情的真实写照。曹雪芹所以这样描写,其实是抓住了社会问题的症结,说出了这一社会矛盾的本质。对此,任何人都无法从中予以调和,这也就是袭人千方百计,费尽心力也未能说服贾宝玉的根本原因,因为这是两种水火不容的社会势力的生死斗争。请看:

“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袭人和湘云都点头笑道:‘这原是混帐话。’”

因为贾宝玉骂了史湘云她们的混账话,林黛玉终于发现了真正的知己,心里好感动,就像孤军作战的战士突然发现了自己的战友一样,自然是喜出望外,于是喜惊悲叹各种复杂的感情一涌而至。不过林黛玉冰雪聪明,这些复杂的思想在林黛玉的头脑中却是清晰异常,喜惊悲叹分解的清清楚楚。请往下看:

“不想刚走来,正听见史湘云说经济一事,宝玉又说:‘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我也和他生分了。’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既有金玉之论,亦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呢!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禁滚下泪来。待进去相见,自觉无味,便一面拭泪,一面抽身回去了。”

读了这一段犹如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不禁令人拍案叫绝!一则林黛玉的形象性格跃然纸上;二则叹服曹雪芹真不愧为一代文学大师。当然,下面一段贾宝玉向林黛玉倾诉衷肠,感人肺腑的真情表白,真正感动了生性多疑的林黛玉,让林黛玉感到贾宝玉的肺腑衷言“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请往下看:

“这里宝玉忙忙的穿了衣裳出来,忽见林黛玉在前面慢慢的走着,似有拭泪之状,便忙赶上来, 笑道:‘妹妹往那里去?怎么又哭了?又是谁得罪了你?’林黛玉回头见是宝玉,便勉强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了。’宝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泪珠儿未干, 还撒谎呢。’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林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 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宝玉笑道:‘说话忘了情, 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的死活。’林黛玉道:‘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 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一句话又把宝玉说急了,赶上来问道: ‘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林黛玉见问,方想起前日的事来,遂自悔自己又说造次了,忙笑道:‘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不明白这话。 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 ’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然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林黛玉一面拭泪, 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宝玉站着,只管发起呆来。原来方才出来慌忙,不曾带得扇子,袭人怕他热,忙拿了扇子赶来送与他,忽抬头见了林黛玉和他站着。一时黛玉走了,他还站着不动,因而赶上来说道:‘你也不带了扇子去,亏我看见,赶了送来。’宝玉出了神,见袭人和他说话,并未看出是何人来,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便推他道:‘这是那里的话! 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宝玉一时醒过来,方知是袭人送扇子来,羞的满面紫涨,夺了扇子,便忙忙的抽身跑了。”

贾宝玉感动了林黛玉,林黛玉已经明白了贾宝玉对她的真情实意,于是心满意足的走了,而贾宝玉似乎意犹未尽,错把前来送扇子的袭人当成林黛玉,继续呆呆地掏心挖肺的倾诉真情。这是何等的感人。一个女孩子遇上了这样的男孩子,能不感动万分吗?能不倾真心,动真情吗?贾宝玉和林黛玉真是天生情种,她们没有半点虚委,没有半点功利,有的只是情投意合,有的只是真心相爱。要不就有人写出了“只羡鸳鸯不羡仙”这样精彩的句子吗?

贾宝玉和林黛玉为了自己纯真而神圣的爱情要千方百计的挣脱束缚,金钏儿却为了自己人性的尊严不惜以身殉志,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和旧的礼教抗争,而王夫人在其中充当了一个虚伪的卫道者的角色。一场悲剧就这样发生,而又那样不了了之。在顽固的封建礼教势力面前,一个丫鬟的力量显得何其渺小,然而,她却在唤醒着良知。当然,也有不要这良知的人。对于王夫人自不必多说,而到处讨人喜欢的薛宝钗却恰恰充当了这样一个丧失良知的角色,又是一个悲剧人物!下面就是这种悲剧的一幕幕演出。

“一句话未了,忽见一个老婆子忙忙走来,说道:‘这是那里说起!金钏儿姑娘好好的投井死了! ’袭人唬了一跳,忙问:‘那个金钏儿?’老婆子道:‘那里还有两个金钏儿呢?就是太太屋里的。前儿不知为什么撵他出去,在家里哭天哭地的,也都不理会他,谁知找他不见了。刚才打水的人在那东南角上井里打水,见一个尸首,赶着叫人打捞起来, 谁知是他。他们家里还只管乱着要救活,那里中用了!’宝钗道:‘这也奇了。’袭人听说,点头赞叹,想素日同气之情,不觉流下泪来。宝钗听见这话,忙向王夫人处来道安慰。这里袭人回去不提。”

“却说宝钗来至王夫人处,只见鸦雀无闻,独有王夫人在里间房内坐着垂泪。宝钗便不好提这事, 只得一旁坐了。王夫人便问:‘你从那里来?’宝钗道:‘从园里来。 ’王夫人道:‘你从园里来,可见你宝兄弟?’宝钗道:‘才倒看见了。他穿了衣服出去了,不知那里去。’王夫人点头哭道:‘你可知道一桩奇事?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 ’宝钗见说, 道:‘怎么好好的投井?这也奇了。’王夫人道:‘原是前儿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他几下,撵了他下去。我只说气他两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注】宝钗叹道:‘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他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处去顽顽逛逛,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王夫人点头叹道:‘这话虽然如此说,到底我心不安。’宝钗叹道:‘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王夫人道:‘刚才我赏了他娘五十两银子,原要还把你妹妹们的新衣服拿两套给他妆裹。谁知凤丫头说可巧都没什么新做的衣服,只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两套。我想你林妹妹那个孩子素日是个有心的,况且他也三灾八难的,既说了给他过生日,这会子又给人妆裹去,岂不忌讳。因为这么样,我现叫裁缝赶两套给他。要是别的丫头,赏他几两银子就完了,只是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 ’口里说着,不觉泪下。宝钗忙道:‘姨娘这会子又何用叫裁缝赶去,我前儿倒做了两套,拿来给他岂不省事。况且他活着的时候也穿过我的旧衣服, 身量又相对。’王夫人道:‘虽然这样,难道你不忌讳?’宝钗笑道:‘姨娘放心,我从来不计较这些。’一面说,一面起身就走。王夫人忙叫了两个人来跟宝姑娘去。”

“一时宝钗取了衣服回来,只见宝玉在王夫人旁边坐着垂泪。王夫人正才说他,因宝钗来了,却掩了口不说了。宝钗见此光景,察言观色,早知觉了八分,于是将衣服交割明白。王夫人将他母亲叫来拿了去。”

到了这里,事情已经明明白白。最后只说一句话:封建社会习惯势力虽然能扼杀金钏儿,却无法阻止历史车轮的向前。这应该是曹雪芹的原意,虽然他不懂这些名词术语。

【注】王夫人告诉薛宝钗的是假话,真实情况如下:(三十回)

王夫人在里间凉榻上睡着,金钏儿坐在旁边捶腿,也乜斜着眼乱恍。宝玉轻轻的走到跟前,把他耳上带的坠子一摘,金钏儿睁开眼,见是宝玉。宝玉悄悄的笑道:"就困的这么着?"金钏抿嘴一笑,摆手令他出去,仍合上眼,宝玉见了他,就有些恋恋不舍的,悄悄的探头瞧瞧王夫人合着眼,便自己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出来,便向金钏儿口里一送。金钏儿并不睁眼,只管噙了。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

宝玉又道: "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 ‘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 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去了。

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玉钏儿:"把你妈叫来,带出你姐姐去。"金钏儿听说,忙跪下哭道:"我再不敢了。 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 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虽金钏儿苦求,亦不肯收留,到底唤了金钏儿之母白老媳妇来领了下去。那金钏儿含羞忍辱的出去,不在话下。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8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