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四  

2009-11-05 21:52:10|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四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这一回重点写了一个小人物——贾芸。一个见风使舵顺杆爬的小人物。而这点本事虽然并不高明,却很奏效。因为社会环境就是这样的环境,一切利益都被权势者把持着,要想从他们那里分一杯羹,除此以外,别无他途,是环境教育了这些小人物,让他们学会了附炎趋势,逢迎奉承,造假设局,投机钻营;甚至不惜卑躬屈膝,自践人格。《红楼梦》作为文学作品,就是要真实地反映社会,把社会生活中的典型事例加以整合,高度概括,并给以艺术加工,让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从而达到唤醒人民,教育人民,并给人以美感享受,让人们在阅读中受到启迪,产生共鸣,感受愉悦,陶冶情操,净化心灵。当然,这也是文学艺术对任何一部好的作品的基本要求。请往下看:

“贾宝玉见过贾母,出至外面,人马俱已齐备。刚欲上马,只见贾琏请安回来了,正下马,二人对面,彼此问了两句话。只见旁边转出一个人来,"请宝叔安"。宝玉看时,只见这人容长脸,长挑身材,年纪只好十八九岁,生得着实斯文清秀,倒也十分面善, 只是想不起是那一房的,叫什么名字。贾琏笑道:"你怎么发呆,连他也不认得?他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芸儿。"宝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就忘了。"因问他母亲好,这会子什么勾当。贾芸指贾琏道:"找二叔说句话。"宝玉笑道:"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象我的儿子。"贾琏笑道:"好不害臊!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就替你作儿子了?"宝玉笑道:"你今年十几岁了?"贾芸道:"十八岁。"

原来这贾芸最伶俐乖觉, 听宝玉这样说,便笑道:"俗语说的,‘摇车里的爷爷, 拄拐的孙孙'。虽然岁数大,山高高不过太阳。只从我父亲没了,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贾琏笑道:"你听见了?认儿子不是好开交的呢。"说着就进去了。宝玉笑道:"明儿你闲了,只管来找我,别和他们鬼鬼祟祟的。这会子我不得闲儿。明儿你到书房里来,和你说天话儿,我带你园里顽耍去。"说着扳鞍上马,众小厮围随往贾赦这边来。”

贾芸果然乖巧伶俐,贾宝玉信口一句话,贾芸接过来马上就要给贾宝玉当儿子。为了一个利字,年龄,人格,尊严,统统可以抛在一边。其实这在历史上并不鲜见。五代时期石敬瑭勾结契丹建立后晋,对契丹主自称儿皇帝。明朝太监魏忠贤的党羽中就有“五狗”、“十孩”、“四十孙”的说法,这些人出于个人利益,甘愿给一个太监当狗,当干儿子,干孙子。贾芸比之他们,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贾芸出了荣国府回家,一路思量,想出一个主意来,便一径往他母舅卜世仁家来。原来卜世仁现开香料铺,方才从铺子里来,忽见贾芸进来,彼此见过了,因问他这早晚什么事跑了来。 贾芸道:"有件事求舅舅帮衬帮衬。我有一件事,用些冰片麝香使用,好歹舅舅每样赊四两给我,八月里按数送了银子来。"卜世仁冷笑道:"再休提赊欠一事。前儿也是我们铺子里一个伙计,替他的亲戚赊了几两银子的货,至今总未还上。因此我们大家赔上,立了合同,再不许替亲友赊欠。谁要赊欠,就要罚他二十两银子的东道。况且如今这个货也短,你就拿现银子到我们这不三不四的铺子里来买,也还没有这些,只好倒扁儿去。这是一。二则你那里有正经事,不过赊了去又是胡闹。你只说舅舅见你一遭儿就派你一遭儿不是。你小人儿家很不知好歹,也到底立个主见,赚几个钱,弄得穿是穿吃是吃的,我看着也喜欢。"”

请看,人穷了,亲戚也避而远之,真是人嫌狗不爱。过去人常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看来贾芸还算是没有志短。

“且说贾芸赌气离了母舅家门,一径回归旧路,心下正自烦恼,一边想,一边低头只管走,不想一头就碰在一个醉汉身上,把贾芸唬了一跳。听那醉汉骂道:"臊你娘的!瞎了眼睛,碰起我来了。"贾芸忙要躲身,早被那醉汉一把抓住,对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紧邻倪二。原来这倪二是个泼皮,专放重利债,在赌博场吃闲钱,专管打降吃酒。如今正从欠钱人家索了利钱,吃醉回来,不想被贾芸碰了一头,正没好气,抡拳就要打。只听那人叫道:"老二住手!是我冲撞了你。 "倪二听见是熟人的语音,将醉眼睁开看时,见是贾芸,忙把手松了,趔趄着笑道:"原来是贾二爷,我该死,我该死。这会子往那里去?"贾芸道:"告诉不得你,平白的又讨了个没趣儿。"倪二道:"不妨不妨,有什么不平的事,告诉我,替你出气。这三街六巷,凭他是谁,有人得罪了我醉金刚倪二的街坊,管叫他人离家散!"”

“贾芸道:"老二,你且别气,听我告诉你这原故。"说着,便把卜世仁一段事告诉了倪二。 倪二听了大怒,"要不是令舅,我便骂不出好话来,真真气死我倪二。也罢,你也不用愁烦,我这里现有几两银子,你若用什么,只管拿去买办。但只一件,你我作了这些年的街坊,我在外头有名放帐,你却从没有和我张过口。也不知你厌恶我是个泼皮,怕低了你的身分,也不知是你怕我难缠,利钱重?若说怕利钱重,这银子我是不要利钱的,也不用写文约,若说怕低了你的身分,我就不敢借给你了,各自走开。"一面说,一面果然从搭包里掏出一卷银子来。贾芸心下自思:"素日倪二虽然是泼皮无赖,却因人而使,颇颇的有义侠之名。若今日不领他这情,怕他臊了,倒恐生事。不如借了他的,改日加倍还他也倒罢了。

"想毕笑道:"老二,你果然是个好汉,我何曾不想着你,和你张口。但只是我见你所相与交结的,都是些有胆量的有作为的人,似我们这等无能无力的你倒不理。我若和你张口,你岂肯借给我。今日既蒙高情,我怎敢不领,回家按例写了文约过来便是了。 "倪二大笑道:"好会说话的人。我却听不上这话。既说‘相与交结'四个字,如何放帐给他,使他的利钱!既把银子借与他,图他的利钱,便不是相与交结了。闲话也不必讲。既肯青目,这是十五两三钱有零的银子,便拿去治买东西。你要写什么文契, 趁早把银子还我,让我放给那些有指望的人使去。"贾芸听了,一面接了银子, 一面笑道:"我便不写罢了,有何着急的。"倪二笑道:"这不是话。天气黑了,也不让茶让酒,我还到那边有点事情去,你竟请回去。我还求你带个信儿与舍下,叫他们早些关门睡罢,我不回家去了,倘或有要紧事儿,叫我们女儿明儿一早到马贩子王短腿家来找我。"一面说,一面趔趄着脚儿去了,不在话下。”

贾芸没有志短,还算是运气,遇到了一个讲义气的街坊混混儿,倒比他的舅舅舅妈开通。看来混混儿也有弱点,怕人瞧不起。是啊,人的社会特性决定了人都是社会的人,每个人必须生活在一定的群体中,而且都愿意让自己在这个群体中受到他人的尊重,无一例外。关于这一点,在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人的需要层次学说在已经阐明,受他人尊重的需要是第三个层次的需要。所以,倪二也不例外。正是这种心理特性的驱使,贾芸才能在偶然的机遇中得到了宝贵的第一桶金。曹雪芹所以成为万人敬仰的文学艺术大师,就是因为《红楼梦》对人的描写处处都是按照人的本性去客观描写的,没有掺杂任何政治概念,没有想着我的书是刻意去逢迎某个阶层的利益需要,这就是曹雪芹的伟大之处。至于在作品中因为受到曹雪芹个人认识能力的局限而产生的不尽某些人人意的地方,那不是缺陷,那是历史的客观存在,没有挑剔的必要。如果硬要挑剔,那倒是挑剔人应该被别人挑剔了。接着往下看:

“打听贾琏出了门,贾芸便往后面来。到贾琏院门前,只见几个小厮拿着大高笤帚在那里扫院子呢。忽见周瑞家的从门里出来叫小厮们:"先别扫,奶奶出来了。"贾芸忙上前笑问:"二婶婶那去?"周瑞家的道:"老太太叫,想必是裁什么尺头。"正说着,只见一群人簇着凤姐出来了。贾芸深知凤姐是喜奉承尚排场的,忙把手逼着,恭恭敬敬抢上来请安。凤姐连正眼也不看, 仍往前走着,只问他母亲好,"怎么不来我们这里逛逛?"贾芸道:"只是身上不大好,倒时常记挂着婶子,要来瞧瞧,又不能来。"凤姐笑道:"可是会撒谎,不是我提起他来,你就不说他想我了。"贾芸笑道:"侄儿不怕雷打了,就敢在长辈前撒谎。昨儿晚上还提起婶子来,说婶子身子生的单弱,事情又多,亏婶子好大精神,竟料理的周周全全,要是差一点儿的,早累的不知怎么样呢。"”

“凤姐听了满脸是笑, 不由的便止了步,问道:"怎么好好的你娘儿们在背地里嚼起我来?"贾芸道:"有个原故,只因我有个朋友,家里有几个钱,现开香铺。只因他身上捐着个通判,前儿选了云南不知那一处,连家眷一齐去,把这香铺也不在这里开了。便把帐物攒了一攒,该给人的给人,该贱发的贱发了,象这细贵的货,都分着送与亲朋。他就一共送了我些冰片,麝香。我就和我母亲商量,若要转买,不但卖不出原价来,而且谁家拿这些银子买这个作什么,便是很有钱的大家子,也不过使个几分几钱就挺折腰了,若说送人,也没个人配使这些,倒叫他一文不值半文转卖了。因此我就想起婶子来。往年间我还见婶子大包的银子买这些东西呢,别说今年贵妃宫中,就是这个端阳节下,不用说这些香料自然是比往常加上十倍去的。因此想来想去, 只孝顺婶子一个人才合式,方不算遭塌这东西。"一边说,一边将一个锦匣举起来。”

“凤姐正是要办端阳的节礼,采买香料药饵的时节,忽见贾芸如此一来,听这一篇话, 心下又是得意又是欢喜,便命丰儿:"接过芸哥儿的来,送了家去,交给平儿。"因又说道:"看着你这样知好歹,怪道你叔叔常提你,说你说话儿也明白,心里有见识。"贾芸听这话入了港,便打进一步来,故意问道:"原来叔叔也曾提我的?"凤姐见问,才要告诉他与他管事情的那话,便忙又止住,心下想道:"我如今要告诉他那话,倒叫他看着我见不得东西似的,为得了这点子香,就混许他管事了。今儿先别提起这事。 "想毕,便把派他监种花木工程的事都隐瞒的一字不提,随口说了两句淡话,便往贾母那里去了。贾芸也不好提的,只得回来。”

糖衣炮弹还真管用,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倒有点被奉为经典的意思。不过王熙凤毕竟老辣,没有一击则溃,还得拿捏拿捏,似乎有点再“带回去研究研究”的意思,因为绝不能让小人物贾芸识破机关。那样岂不显得太过下贱。对于王熙凤来说,必须名利双收,把“为了我”必须说成“为了你”。这一点倒有些经典的意思。如果后世人中有人延续了这种经典,那王熙凤就应该是他们的第N代祖师。玩笑而已,大家轻松。

“那贾芸一径回家。至次日来至大门前,可巧遇见凤姐往那边去请安,才上了车,见贾芸来, 便命人唤住,隔窗子笑道:"芸儿,你竟有胆子在我的跟前弄鬼。怪道你送东西给我,原来你有事求我。昨儿你叔叔才告诉我说你求他。"贾芸笑道:"求叔叔这事,婶子休提,我昨儿正后悔呢。早知这样,我竟一起头求婶子,这会子也早完了。谁承望叔叔竟不能的。"凤姐笑道:"怪道你那里没成儿,昨儿又来寻我。"贾芸道: "婶子辜负了我的孝心,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若有这个意思,昨儿还不求婶子。如今婶子既知道了,我倒要把叔叔丢下,少不得求婶子好歹疼我一点儿。"”

“凤姐冷笑道: "你们要拣远路儿走,叫我也难说。早告诉我一声儿,有什么不成的,多大点子事,耽误到这会子。那园子里还要种花,我只想不出一个人来,你早来不早完了。"贾芸笑道:"既这样,婶子明儿就派我罢。"凤姐半晌道:"这个我看着不大好。等明年正月里烟火灯烛那个大宗儿下来,再派你罢。"贾芸道:"好婶子,先把这个派了我罢。果然这个办的好,再派我那个。"凤姐笑道:"你倒会拉长线儿。罢了,要不是你叔叔说,我不管你的事。我也不过吃了饭就过来,你到午错的时候来领银子,后儿就进去种树。"说毕,令人驾起香车,一径去了。”

“贾芸喜不自禁,来至绮霰斋打听宝玉,谁知宝玉一早便往北静王府里去了。贾芸便呆呆的坐到晌午,打听凤姐回来,便写个领票来领对牌。至院外,命人通报了,彩明走了出来,单要了领票进去,批了银数年月,一并连对牌交与了贾芸。贾芸接了,看那批上银数批了二百两,心中喜不自禁,翻身走到银库上,交与收牌票的,领了银子。回家告诉母亲,自是母子俱各欢喜。次日一个五鼓,贾芸先找了倪二,将前银按数还他。那倪二见贾芸有了银子,他便按数收回,不在话下。这里贾芸又拿了五十两,出西门找到花儿匠方椿家里去买树,不在话下。”

贾芸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白花花的二百两银子如愿以偿。

还有一个人也想效法贾芸,但当时没有贾芸那么幸运,而是被同行撞见,骂了个狗血喷头。请看:

“宝玉见没丫头们, 只得自己下来,拿了碗向茶壶去倒茶。只听背后说道:"二爷仔细烫了手, 让我们来倒。"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早接了碗过去。宝玉倒唬了一跳, 问:"你在那里的?忽然来了,唬我一跳。"那丫头一面递茶,一面回说:"我在后院子里,才从里间的后门进来,难道二爷就没听见脚步响?"宝玉一面吃茶,一面仔细打量那丫头:穿着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倒是一头黑鸦鸦的头发,挽着个簪,容长脸面,细巧身材,却十分俏丽干净。”

“宝玉看了,便笑问道:"你也是我这屋里的人么?"那丫头道:"是的。"宝玉道:"既是这屋里的,我怎么不认得?"那丫头听说,便冷笑了一声道:"认不得的也多,岂只我一个。从来我又不递茶递水,拿东拿西,眼见的事一点儿不作,那里认得呢。"宝玉道:"你为什么不作那眼见的事?"那丫头道:"这话我也难说。只是有一句话回二爷:昨儿有个什么芸儿来找二爷。我想二爷不得空儿,便叫焙茗回他,叫他今日早起来, 不想二爷又往北府里去了。"刚说到这句话,只见秋纹,碧痕嘻嘻哈哈的说笑着进来,两个人共提着一桶水,一手撩着衣裳,趔趔趄趄,泼泼撒撒的。那丫头便忙迎去接。 那秋纹,碧痕正对着抱怨,"你湿了我的裙子",那个又说"你踹了我的鞋"。 忽见走出一个人来接水,二人看时,不是别人,原来是小红。二人便都诧异,将水放下,忙进房来东瞧西望,并没个别人,只有宝玉,便心中大不自在。只得预备下洗澡之物,待宝玉脱了衣裳,二人便带上门出来,走到那边房内便找小红,问他方才在屋里说什么。小红道:"我何曾在屋里的?只因我的手帕子不见了,往后头找手帕子去。不想二爷要茶吃,叫姐姐们一个没有,是我进去了,才倒了茶,姐姐们便来了。"秋纹听了, 兜脸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碧痕道:"明儿我说给他们,凡要茶要水送东送西的事,咱们都别动,只叫他去便是了。"秋纹道:"这么说,不如我们散了, 单让他在这屋里呢。二人你一句,我一句......”

有人说:“同行是冤家”,看来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本来人家的饭吃得好好的,你非要过去分一杯羹,甚至是想抢一杯羹,当然会被人当做贼或者强盗看待的。而贾芸就比较聪明,他没有跳给门槛上床,所以他没有被门槛绊倒。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曹雪芹就是这样,把一个原汁原味的晚清封建社会展现给了读者。同时,因为他说得是梦话,是“假语村言”,不像司马迁那样直言历史,所以保了个完人而终。所以,看《红楼梦》一定要把它当成梦话去看,方能看到赏心悦目,美不胜收。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7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