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五  

2009-11-07 20:12:28|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二十五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这一回的看点有两个,一是贾环母子故事折射出来的社会意义的内涵;二是马道婆故事的社会意义的内涵。我们可以先看他们的故事。

“二人正闹着,原来贾环听的见,素日原恨宝玉,如今又见他和彩霞闹,心中越发按不下这口毒气。虽不敢明言,却每每暗中算计,只是不得下手,今见相离甚近,便要用热油烫瞎他的眼睛。因而故意装作失手,把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只一推。只听宝玉"嗳哟"了一声,满屋里众人都唬了一跳。连忙将地下的戳灯挪过来,又将里外间屋的灯拿了三四盏看时,只见宝玉满脸满头都是油。王夫人又急又气,一面命人来替宝玉擦洗,一面又骂贾环。凤姐三步两步的上炕去替宝玉收拾着,一面笑道: "老三还是这么慌脚鸡似的,我说你上不得高台盘。赵姨娘时常也该教导教导他。"一句话提醒了王夫人,那王夫人不骂贾环,便叫过赵姨娘来骂道:"养出这样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来,也不管管!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你们得了意了,越发上来了!"

那赵姨娘素日虽然常怀嫉妒之心,不忿凤姐宝玉两个,也不敢露出来,如今贾环又生了事,受这场恶气,不但吞声承受,而且还要走去替宝玉收拾。”

在这个故事里可以看出,封建社会里姨太太的社会地位是非常低下的,同样,姨太太生的儿子,属于庶出,虽然贵为公子,同样其地位也是低下的。所以赵姨娘和贾环在王夫人和贾宝玉面前自然显得抬不起头来。像这种情况,赵姨娘要想出头,除非贾环能出仕入宦。这是当时的社会制度和环境决定的,不是哪一个人的个人力量所能改变的。赵姨娘没有看清这一点,贾环当然更不知道其中的利弊得失。尤其是贾环在赵姨娘的妒意和仇恨心理的影响下,对于贾宝玉采取的那种行为自然也在情理之中。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只能让自己陷入不能自拔的恶性循环。虽然他们的处境令人同情,但他们那样的做法却令人厌恶。在这一点上,探春虽然也是赵姨娘庶出,但贵有自知之明,所以能够自持自立,令人敬重,以致在后边替王熙凤掌管贾府内务的时候,连王熙凤也要让她三分。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

下面再看另一个小人物马道婆。

“过了一日,就有宝玉寄名的干娘马道婆进荣国府来请安。见了宝玉,唬一大跳,问起原由,说是烫的,便点头叹息一回,向宝玉脸上用指头画了一画,口内嘟嘟囔囔的又持诵了一回,说道:"管保就好了,这不过是一时飞灾。"又向贾母道:"祖宗老菩萨那里知道,那经典佛法上说的利害,大凡那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只一生长下来,暗里便有许多促狭鬼跟着他,得空便拧他一下,或掐他一下,或吃饭时打下他的饭碗来, 或走着推他一跤,所以往往的那些大家子孙多有长不大的。"贾母听如此说, 便赶着问:"这有什么佛法解释没有呢?"马道婆道:"这个容易,只是替他多作些因果善事也就罢了。再那经上还说,西方有位大光明普照菩萨,专管照耀阴暗邪祟,若有善男子善女子虔心供奉者,可以永佑儿孙康宁安静,再无惊恐邪祟撞客之灾。"贾母道:"倒不知怎么个供奉这位菩萨?"马道婆道:"也不值些什么,不过除香烛供养之外,一天多添几斤香油,点上个大海灯。这海灯,便是菩萨现身法像,昼夜不敢息的。"贾母道:"一天一夜也得多少油?明白告诉我,我也好作这件功德的。"马道婆听如此说,便笑道:"这也不拘,随施主菩萨们随心愿舍罢了。象我们庙里,就有好几处的王妃诰命供奉的:南安郡王府里的太妃,他许的多,愿心大,一天是四十八斤油,一斤灯草,那海灯也只比缸略小些,锦田侯的诰命次一等,一天不过二十四斤油,再还有几家,有五斤的,三斤的,一斤的,都不拘数。那小家子穷人家舍不起这些, 就是四两半斤,也少不得替他点。"贾母听了,点头思忖。 马道婆又道:"还有一件,若是为父母尊亲长上的,多舍些不妨,若是象老祖宗如今为宝玉,若舍多了倒不好,还怕哥儿禁不起,倒折了福。也不当家花花的,要舍,大则七斤,小则五斤,也就是了。"贾母说:"既是这样说,你便一日五斤合准了, 每月打趸来关了去。"马道婆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慈悲大菩萨"。贾母又命人来吩咐: "以后大凡宝玉出门的日子,拿几串钱交给他的小子们带着,遇见僧道穷苦人好舍。"”

马道婆也是一个典型的人物形象,是生活中一个类型人物的代表。他们处于社会底层,为了生活,步入歧途,凭借一些雕虫小技,蒙骗钱财。为了钱财可以不择手段,不讲道德,两头通吃。所以抓住贾母的敬佛之心和疼孙之情骗取钱财。但反过来又为了从赵姨娘处得到更多的好处,又设局陷害贾宝玉。像马道婆这样的人在任何模式的社会形态下,都会为人们所不齿。而赵姨娘与之为伍,的确有些自甘堕落之嫌。请往下看:

“说毕,那马道婆又坐了一回,便又往各院各房问安,闲逛了一回。一时来至赵姨娘房内,二人见过,赵姨娘命小丫头倒了茶来与他吃。马道婆因见炕上堆着些零碎绸缎湾角, 赵姨娘正粘鞋呢。马道婆道:"可是我正没了鞋面子了。赵奶奶你有零碎缎子,不拘什么颜色的,弄一双鞋面给我。"赵姨娘听说,便叹口气说道:"你瞧瞧那里头,还有那一块是成样的?成了样的东西,也不能到我手里来!有的没的都在这里,你不嫌,就挑两块子去。"马道婆见说,果真便挑了两块袖将起来。

赵姨娘问道:"前日我送了五百钱去,在药王跟前上供,你可收了没有?"马道婆道: "早已替你上了供了。"赵姨娘叹口气道:"阿弥陀佛!我手里但凡从容些,也时常的上个供,只是心有余力量不足。"马道婆道:"你只管放心,将来熬的环哥儿大了, 得个一官半职,那时你要作多大的功德不能?"赵姨娘听说,鼻子里笑了一声, 说道:"罢,罢,再别说起。如今就是个样儿,我们娘儿们跟的上这屋里那一个儿!也不是有了宝玉,竟是得了活龙。他还是小孩子家,长的得人意儿,大人偏疼他些也还罢了, 我只不伏这个主儿。"一面说,一面伸出两个指头儿来。马道婆会意,便问道:"可是琏二奶奶?"赵姨娘唬的忙摇手儿,走到门前,掀帘子向外看看无人, 方进来向马道婆悄悄说道:"了不得,了不得!提起这个主儿,这一分家私要不都叫他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

马道婆见他如此说, 便探他口气说道:"我还用你说,难道都看不出来。也亏你们心里也不理论,只凭他去。倒也妙。"赵姨娘道:"我的娘,不凭他去,难道谁还敢把他怎么样呢?"马道婆听说,鼻子里一笑,半晌说道:"不是我说句造孽的话,你们没有本事!----也难怪别人。明不敢怎样,暗里也就算计了,还等到这如今!"赵姨娘闻听这话里有道理, 心内暗暗的欢喜,便说道:"怎么暗里算计?我倒有这个意思, 只是没这样的能干人。你若教给我这法子,我大大的谢你。"马道婆听说这话打拢了一处, 便又故意说道:"阿弥陀佛!你快休问我,我那里知道这些事。罪过,罪过。"赵姨娘道:"你又来了。你是最肯济困扶危的人,难道就眼睁睁的看人家来摆布死了我们娘儿两个不成? 难道还怕我不谢你?"马道婆听说如此,便笑道: "若说我不忍叫你娘儿们受人委曲还犹可,若说谢我的这两个字,可是你错打算盘了。 就便是我希图你谢,靠你有些什么东西能打动我?"赵姨娘听这话口气松动了, 便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怎么糊涂起来了。你若果然法子灵验,把他两个绝了, 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那时你要什么不得?"马道婆听了,低了头, 半晌说道:"那时候事情妥了,又无凭据,你还理我呢!"赵姨娘道:"这又何难。如今我虽手里没什么,也零碎攒了几两梯己,还有几件衣服簪子,你先拿些去。下剩的, 我写个欠银子文契给你,你要什么保人也有,那时我照数给你。"马道婆道:"果然这样?"赵姨娘道:"这如何还撒得谎。"说着便叫过一个心腹婆子来,耳根底下嘁嘁喳喳说了几句话。那婆子出去了,一时回来,果然写了个五百两欠契来。赵姨娘便印了个手模, 走到橱柜里将梯己拿了出来,与马道婆看看,道:"这个你先拿了去做香烛供奉使费,可好不好?"马道婆看看白花花的一堆银子,又有欠契,并不顾青红皂白,满口里应着,伸手先去抓了银子掖起来,然后收了欠契。又向裤腰里掏了半晌,掏出十个纸铰的青面白发的鬼来,并两个纸人,递与赵姨娘,又悄悄的教他道: "把他两个的年庚八字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就完了。 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验。千万小心,不要害怕!"”

赵姨娘倒是一个敢于鱼死网破的主儿,可惜走的邪门歪道。而马道婆则是有备而来,轻而易举就让赵姨娘落入套中,把白花花的银子和欠契拿了出来。再往下看:

“这里宝玉拉着林黛玉的袖子,只是嘻嘻的笑,心里有话,只是口里说不出来。此时林黛玉只是禁不住把脸红涨了, 挣着要走。宝玉忽然"嗳哟"了一声,说:"好头疼! "林黛玉道:"该,阿弥陀佛!"只见宝玉大叫一声:"我要死!"将身一纵,离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内乱嚷乱叫,说起胡话来了。林黛玉并丫头们都唬慌了,忙去报知王夫人,贾母等。此时王子腾的夫人也在这里,都一齐来时,宝玉益发拿刀弄杖,寻死觅活的,闹得天翻地覆。贾母,王夫人见了,唬的抖衣而颤,且"儿"一声"肉"一声放声恸哭。于是惊动诸人,连贾赦,邢夫人,贾珍,贾政,贾琏,贾蓉,贾芸,贾萍,薛姨妈,薛蟠并周瑞家的一干家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众媳妇丫头等,都来园内看视。登时园内乱麻一般。正没个主见,只见凤姐手持一把明晃晃钢刀砍进园来,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就要杀人。众人越发慌了。周瑞媳妇忙带着几个有力量的胆壮的婆娘上去抱住,夺下刀来,抬回房去。平儿,丰儿等哭的泪天泪地。贾政等心中也有些烦难,顾了这里,丢不下那里。”

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是《红楼梦》描写的主线,但并非那种纯真而理想的爱情,贾宝玉的惹草拈花,林黛玉的妒意丛生,都是他们不能善始善终的内在因素。因而招致一些意想不到的坎坷和尴尬,也是情理之中。曹雪芹这样写自有其个中含义,又鉴于小说这种形式,留给读者去意会,更显得余味无穷。

“看看三日光阴,那凤姐和宝玉躺在床上,亦发连气都将没了。合家人口无不惊慌,都说没了指望,忙着将他二人的后世的衣履都治备下了。贾母,王夫人,贾琏,平儿,袭人这几个人更比诸人哭的忘餐废寝,觅死寻活。赵姨娘,贾环等自是称愿。到了第四日早晨, 贾母等正围着宝玉哭时,只见宝玉睁开眼说道:"从今以后,我可不在你家了! 快收拾了,打发我走罢。"贾母听了这话,如同摘心去肝一般。赵姨娘在旁劝道: "老太太也不必过于悲痛。哥儿已是不中用了,不如把哥儿的衣服穿好,让他早些回去,也免些苦,只管舍不得他,这口气不断,他在那世里也受罪不安生。"这些话没说完, 被贾母照脸啐了一口唾沫,骂道:"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你怎么知道他在那世里受罪不安生?怎么见得不中用了?你愿他死了,有什么好处?你别做梦!他死了,我只和你们要命。素日都不是你们调唆着逼他写字念书,把胆子唬破了,见了他老子不象个避猫鼠儿?都不是你们这起淫妇调唆的! 这会子逼死了,你们遂了心,我饶那一个!"一面骂,一面哭。贾政在旁听见这些话,心里越发难过,便喝退赵姨娘,自己上来委婉解劝。一时又有人来回说:两口棺椁都做齐了, 请老爷出去看。"贾母听了,如火上浇油一般,便骂:"是谁做了棺椁? "一叠声只叫把做棺材的拉来打死。”

赵姨娘本想顺水推舟,了却心愿,以解心头之恨。不想撞在了贾母的枪口上,撞了个灰头土脸。更何况贾宝玉是曹雪芹眼中的宝贝,是整部《红楼梦》中的主角,岂能让贾宝玉命染黄泉,小说成了无头案。又鉴于赵姨娘的邪门歪道,曹雪芹自然的来个邪不压正。于是便来了那神秘的和尚与道士,让贾宝玉渡过难关。请往下看:

“众人举目看时,原来是一个癞头和尚与一个跛足道人。见那和尚是怎的模样:

鼻如悬胆两眉长,目似明星蓄宝光,破衲芒鞋无住迹,腌臜更有满头疮。

那道人又是怎生模样:

一足高来一足低,浑身带水又拖泥。相逢若问家何处,却在蓬莱弱水西。

贾政问道: "你道友二人在那庙里焚修。"那僧笑道:"长官不须多话。因闻得府上人口不利, 故特来医治。"贾政道:"倒有两个人中邪,不知你们有何符水?"那道人笑道:"你家现有希世奇珍,如何还问我们有符水?"贾政听这话有意思,心中便动了, 因说道:"小儿落草时虽带了一块宝玉下来,上面说能除邪祟,谁知竟不灵验。"那僧道:"长官你那里知道那物的妙用。只因他如今被声色货利所迷,故灵验了。你今且取他出来,待我们持颂持颂,只怕就好了。"

贾政听说,便向宝玉项上取下那玉来递与他二人。那和尚接了过来,擎在掌上,长叹一声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人世光阴,如此迅速,尘缘满日,若似弹指!可羡你当时的那段好处:

天不拘兮地不羁,心头无喜亦无悲,

却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觅是非。可叹你今日这番经历:

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孽偿清好散场!

念毕,又摩弄一回,说了些疯话,递与贾政道: "此物已灵,不可亵渎,悬于卧室上槛,将他二人安在一室之内,除亲身妻母外, 不可使阴人冲犯。三十三日之后,包管身安病退,复旧如初。"说着回头便走了。贾政赶着还说话,让二人坐了吃茶,要送谢礼,他二人早已出去了。贾母等还只管着人去赶,那里有个踪影。少不得依言将他二人就安放在王夫人卧室之内,将玉悬在门上。王夫人亲身守着,不许别个人进来。至晚间他二人竟渐渐醒来,说腹中饥饿。贾母,王夫人如得了珍宝一般,旋熬了米汤与他二人吃了,精神渐长,邪祟稍退,一家子才把心放下来。”

通过以上故事情节,曹雪芹给人们展现了一个现实而多彩的社会生活画面,而不是非此即彼的概念式人物形象构成的说教和图解。这样的作品才是真正的文学艺术,这样的文学艺术才有经久不衰的生命力,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成为永垂不朽的经典。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8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