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三  

2009-12-13 07:10:41|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三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三十三回     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这一回的看点只有一个,那就是贾政痛打贾宝玉。贾政对贾宝玉的离经叛道已经到了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的地步。何以如此,一是贾宝玉自身的叛逆行为触犯了当朝忠顺王爷的个人利益,贾政自然生气;二是贾环平日妒忌贾宝玉,为泄私愤在贾政那里进了谗言。真是官言可畏,谗言可畏。请看下文:

“忽有回事人来回:‘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和忠顺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一面想一面令‘快请’, 急走出来看时,却是忠顺府长史官,忙接进厅上坐了献茶。未及叙谈,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贾政听了这话,抓不住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说毕,忙打一躬。”

一个王爷府的长史,相当由于王府的大管家,虽然官品没有贾政高,但却是王爷的代表,象征着王权,贾政自然的小心陪着。这就是官言可畏!过去有一句俗语:“巡抚的衙役能吓死县太爷!”尤其是那些善于钻营的狗腿子,更是令人生畏,避之唯恐不及。对于这一点,狐假虎威的寓意故事就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贾政此时气的目瞪口歪, 一面送那长史官,一面回头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 ’一直送那官员去了。才回身,忽见贾环带着几个小厮一阵乱跑。-贾政喝令小厮‘快打,快打!’贾环见了他父亲,唬的骨软筋酥,忙低头站住。贾政便问:‘你跑什么? 带着你的那些人都不管你,不知往那里逛去,由你野马一般!’喝令叫跟上学的人来。贾环见他父亲盛怒,便乘机说道:‘方才原不曾跑,只因从那井边一过,那井里淹死了一个丫头,我看见人头这样大,身子这样粗,泡的实在可怕,所以才赶着跑了过来。’贾政听了惊疑,问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 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喝令快叫贾琏,赖大,来兴。小厮们答应了一声,方欲叫去,贾环忙上前拉住贾政的袍襟,贴膝跪下道:‘父亲不用生气。此事除太太房里的人,别人一点也不知道。我听见我母亲说……’说到这里, 便回头四顾一看。贾政知意,将眼一看众小厮,小厮们明白,都往两边后面退去。贾环便悄悄说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里边书房里去,喝令‘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便知又是为宝玉了,一个个都是啖指咬舌,连忙退出。那贾政喘吁吁直挺挺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 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众小厮们只得齐声答应,有几个来找宝玉。”

贾宝玉为什么要离经叛道,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一二。贾政可谓正经正道,满腹经纶,然而却是愚蠢到了顶点:让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孩子给骗得丧失了理智,牺牲了亲情,俨然像一个疯子。一个有修养的读书人,至少应该搞清事情的真相,问清事情的原委再作处分,贾政却是一触即发,不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疯子,又是什么?这就是曹雪芹笔下的贾政,这就是代表封建社会习惯势力的贾政。多么辛辣的讽刺,多么无情的鞭笞!但是,曹雪芹也告诉了读者,封建社会习惯势力是多么可怕,对于叛逆者是多么无情和疯狂!当然,因为这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或阶层之间的搏斗,其他矛盾自然得让位于主要矛盾。

“宝玉急的跺脚,正没抓寻处,只见贾政的小厮走来,逼着他出去了。贾政一见,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小厮们不敢违拗,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贾政犹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众门客见打的不祥了,忙上前夺劝。贾政那里肯听,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

曹雪芹用了这么大的篇幅描写贾政打贾宝玉的过程,也是《红楼梦》的一处点睛之笔。“‘堵起嘴来,着实打死!’”一句更是点睛之笔的神来之处,八个字力压千钧!先看“着实打死!”这就是说对于贾宝玉这样的叛逆在封建社会习惯势力面前只有死路一条;再看“堵起嘴来,”这就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的封建礼教!当然没有民主,没有当事人说话的份。就像当年蒋介石对共产党“宁可错杀一千,不可错过一个”的政策那样!残酷!恐怖!

“王夫人一进房来,贾政更如火上浇油一般,那板子越发下去的又狠又快。按宝玉的两个小厮忙松了手走开,宝玉早已动弹不得了。贾政还欲打时,早被王夫人抱住板子。 贾政道:‘罢了,罢了!今日必定要气死我才罢!’王夫人哭道:‘宝玉虽然该打,老爷也要自重。况且炎天暑日的,老太太身上也不大好,打死宝玉事小,倘或老太太一时不自在了,岂不事大!’贾政冷笑道:‘倒休提这话。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已不孝,教训他一番,又有众人护持,不如趁今日一发勒死了, 以绝将来之患!’说着,便要绳索来勒死。王夫人连忙抱住哭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份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们娘儿们不敢含怨,到底在阴司里得个依靠。’说毕,爬在宝玉身上大哭起来。贾政听了此话,不觉长叹一声,向椅上坐了,泪如雨下。”

为了卫道,贾政不仅不顾父子情,同样不顾夫妻情。真有点丧失人伦!丧失人性!倒是贾母还能从人性出发,靠着自己在贾府的地位声望和母亲的权威,给了贾政一点难看,救了贾宝玉一命。请往下看:

“正没开交处,忽听丫鬟来说:‘老太太来了。’一句话未了,只听窗外颤巍巍的声气说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 岂不干净了!’贾政见他母亲来了,又急又痛,连忙迎接出来,只见贾母扶着丫头,喘吁吁的走来。贾政上前躬身陪笑道:‘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贾母听说,便止住步喘息一回,厉声说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 ’贾政听这话不象,忙跪下含泪说道:‘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 母亲这话,我做儿的如何禁得起?’贾母听说,便啐了一口,说道:‘我说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 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来!’说着,不觉就滚下泪来。贾政又陪笑道:‘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作儿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贾母便冷笑道:‘你也不必和我使性子赌气的。你的儿子,我也不该管你打不打。我猜着你也厌烦我们娘儿们。不如我们赶早儿离了你,大家干净!’说着便令人去看轿马,‘我和你太太宝玉立刻回南京去! ’家下人只得干答应着。贾母又叫王夫人道:‘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宝玉年纪小,你疼他,他将来长大成人,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着你是他母亲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将来还少生一口气呢。’贾政听说,忙叩头哭道:‘母亲如此说,贾政无立足之地。’贾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无立足之地,你反说起你来!只是我们回去了,你心里干净,看有谁来不许你打。’一面说,一面只令快打点行李车轿回去。贾政苦苦叩求认罪。”

贾母在《红楼梦》里是一个特殊角色,是曹雪芹笔下一个封建社会里人性的化身。以前的章节也有点滴显示,特别是对待贾宝玉和林黛玉身上体现较多。关于这一点,在以后章节的读评中还将评述。

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确耗费了无数心血,所谓“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仔细阅读,越读越感到了《红楼梦》的博大精深!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7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