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七  

2009-12-20 19:39:44|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七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这一回的看点主要是众姐妹和贾宝玉共结海棠诗社,吟诗互赏的情节。那么曹雪芹就是单纯地为了宣扬这些风花雪月的事吗?或者说曹雪芹就是为了炫耀自己能够创作一题多诗的写作水平吗?可以肯定的说:不是!但那又是什么?其实,这些都是曹雪芹自己的心的诉说,泪的凝结。《红楼梦》第一回不就说得很清楚:“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当然,满纸荒唐言其实并不荒唐,一把辛酸泪倒是真的辛酸。这里也告诉读者,作者并不呆傻,如果读者没有能从书中体味到一些什么的话,那只能说是自己没有理解了作者的创作意图。对此,第一回中也已说得清楚:“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开口‘文君’,闭口‘子建’,千部一腔,千人一面,且终不能不涉淫滥。——在作者不过要写出自己的两首情诗艳赋来,故假捏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添一小人拨乱其间,如戏中小丑一般。......竟不如我这半世亲见亲闻的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观其事迹原委,亦可消愁破闷,至于几首歪诗,也可以喷饭供酒。”

对于女子,曹雪芹也借贾宝玉之口说得明明白白:“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人的清浊区分真的是以男女为界吗?曹雪芹就这样糊里糊涂,不是,这真是所谓的“假语村言”。在封建社会,由于对妇女做了诸多限制,所以妇女参与社会事务很少,没有更多的机会同流合污,所以还保留了几分人性的清白。对此,下面有两封信可以作证。另外,女人如果同样卷入社会浊流,也会臭气逼人,这一点可从王熙凤身上得到明证。请往下看第一封信:

“却说贾政出门去后,外面诸事不能多记。单表宝玉每日在园中任意纵性的逛荡,真把光阴虚度,岁月空添。这日正无聊之际,只见翠墨进来,手里拿着一副花笺送与他。宝玉因道:"可是我忘了,才说要瞧瞧三妹妹去的,可好些了,你偏走来。"翠墨道:"姑娘好了,今儿也不吃药了,不过是凉着一点儿。"宝玉听说,便展开花笺看时,上面写道:

      ‘ 妹探谨启

二兄文几: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未忍就卧,漏已三转,犹徘徊于桐槛之下,竟为风露所欺,致获采薪之患。昨蒙亲劳抚嘱,复又数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仰何惠爱之深哉!今因伏几处默,忽思及历来古人,处名攻利夺之场,犹置些山滴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其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一时之偶兴,每成千古之佳谈。妹虽不才,幸叨陪泉石之间,兼慕薛林雅调。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若蒙造雪而来, 敢请扫花以俟。谨启。’

宝玉看了,不觉喜的拍手笑道:‘倒是三妹妹的高雅, 我如今就去商议。’”

探春的信说得何其通明,用现代话说就是:历来古人(自然是指男人)虽然整日参与争名夺利,仍然要寻找一块傍山依水的地方,叫上几个意趣相投的朋友,吟诗寻乐,并且每每成千古佳话。谁说结社吟诗,逞显才华真是男人的专利,为什么不让我们女人也同样会聚一堂,展现风华呢?

说得多好!这不是一篇要求男女平等的宣言吗?这才是曹雪芹的本意。

下面再看第二封信:

“一面说,一面就走,翠墨跟在后面。刚到了沁

芳亭,只见园中后门上值日的婆子手里拿着一个字帖走来,见了宝玉,便迎上去,

口内说道:"芸哥儿请安,在后门只等着,叫我送来的。"宝玉打开看时,写道是:

         不肖男芸恭请

父亲大人万福金安。男思自蒙天恩,认于膝下,日夜思一孝顺,竟无可孝顺之处。前因买办花草,上托大人金福,竟认得许多花儿匠,并认得许多名园。因忽见有白海棠一种,不可多得。故变尽方法,只弄得两盆。大人若视男是亲男一般,便留下赏玩。因天气暑热,恐园中姑娘们不便,故不敢面见:谨奉书恭启,并叩

台安。                                      男芸跪书。  一笑。”

《红楼梦》第二十四回已经提及,贾芸年已十八,年长贾宝玉五六岁。虽是贾姓,但非嫡系,家贫无助,所以极尽投机钻营之能事,竟然愿意给贾宝玉当儿子,这就是当时社会上一类男人的作为。和作为庶出并在当时社会上同样受到歧视的贾探春相比,二人的清浊岂不泾渭分明吗?

在这一回中曹雪芹本来重点要写海棠诗社的,为什么又插了贾芸这么一档子事,通过以上一对比,曹雪芹的用意不是十分清楚了吗?同时,又借贾芸送的白海棠,生出了姐妹们作诗的题材。由此可见曹雪芹选材的精当,布局的巧妙,凸显了曹雪芹高超的写作艺术技巧。

下面请看海棠诗社的详情:

“一面说,一面同翠墨往秋爽斋来,只见宝钗,黛玉,迎春,惜春已都在那里了。众人见他进来, 都笑说:‘又来了一个。’探春笑道:‘我不算俗,偶然起个念头,写了几个帖儿试一试,谁知一招皆到。’宝玉笑道:‘可惜迟了,早该起个社的。’黛玉道:‘你们只管起社,可别算上我,我是不敢的。’迎春笑道:‘你不敢谁还敢呢。’宝玉道:‘这是一件正经大事,大家鼓舞起来,不要你谦我让的。各有主意自管说出来大家平章。宝姐姐也出个主意,林妹妹也说个话儿。’宝钗道:‘你忙什么,人还不全呢。’一语未了,李纨也来了,进门笑道:‘雅的紧!要起诗社,我自荐我掌坛。前儿春天我原有这个意思的。我想了一想,我又不会作诗,瞎乱些什么,因而也忘了,就没有说得。既是三妹妹高兴,我就帮你作兴起来。’”

“黛玉道: 既然定要起诗社,咱们都是诗翁了,先把这些姐妹叔嫂的字样改了才不俗。‘李纨道:’极是,何不大家起个别号,彼此称呼则雅。我是定了‘稻香老农',再无人占的。‘探春笑道:’我就是‘秋爽居士'罢。;’宝玉道:‘居士,主人到底不恰,且又瘰赘。这里梧桐芭蕉尽有,或指梧桐芭蕉起个倒好。’探春笑道:‘有了,我最喜芭蕉,就称‘蕉下客' 罢。’众人都道别致有趣。黛玉笑道:‘你们快牵了他去, 炖了脯子吃酒。’众人不解。黛玉笑道:‘古人曾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来。’众人听了都笑起来。探春因笑道:‘你别忙中使巧话来骂人,我已替你想了个极当的美号了。’又向众人道: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他又爱哭,将来他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以后都叫他作‘潇湘妃子'就完了。‘大家听说, 都拍手叫妙。林黛玉低了头方不言语。李纨笑道:‘我替薛大妹妹也早已想了个好的,也只三个字,’惜春迎春都问是什么。李纨道:‘我是封他‘蘅芜君’了, 不知你们如何。’探春笑道:‘这个封号极好。’”

一群天真烂漫的女子,一群才华横溢的女子,谁说女子不如男?在这里,曹雪芹张扬了妇女的人性,显现了女性的才华,自然也就鞭笞了封建社会的悖理和揭穿了封建礼教的虚伪,为天下女性竖起了呼吁人权的大旗!接着往下看:

“探春道:‘只是原系我起的意,我须得先作个东道主人,方不负我这兴。’李纨道:‘既这样说,明日你就先开一社如何?’探春道:‘明日不如今日,此刻就很好。你就出题,菱洲限韵,藕榭监场。’迎春道:‘依我说,也不必随一人出题限韵,竟是拈阄公道。’李纨道:‘方才我来时,看见他们抬进两盆白海棠来,倒是好花。你们何不就咏起他来?’迎春道:‘都还未赏,先倒作诗。’宝钗道:‘不过是白海棠,又何必定要见了才作。古人的诗赋,也不过都是寄兴写情耳。若都是等见了作,如今也没这些诗了。 ’迎春道:‘既如此,待我限韵。’说着,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诗来,随手一揭,这首竟是一首七言律,递与众人看了,都该作七言律。迎春掩了诗,又向一个小丫头道:‘你随口说一个字来。’那丫头正倚门立着,便说了个‘门’字。迎春笑道: ‘就是门字韵,‘十三元’了。头一个韵定要这‘门’字。’说着,又要了韵牌匣子过来, 抽出‘十三元’一屉,又命那小丫头随手拿四块。那丫头便拿了"盆""魂""痕""昏"四块来。宝玉道:‘这‘盆'‘门'两个字不大好作呢!’”

迎春是这些姐妹当中较为保守的一个,但同样懂得诗词韵律。当然,每天和这些才华横溢的姐妹们一起生活,耳濡目染也会受益不浅。关于诗词的韵律,古代,特别是唐代以后,经过了无数文人墨客的修订,要求和限制越来越严,给作诗者增加了难度。

古诗韵共有106个韵:平声30韵,上声29韵,去声30韵,入声17韵。律诗 一般只用平声韵。在韵书里,平声分为上平声,下平声。平声字多,所以分为两卷,等于说平声上卷,平声下卷。 上平声15韵: 

一东 二冬 三江 四支 五微 六鱼 七虞 八齐 九佳 十灰 十一真 十二文 十三元 十四寒 十五删 

下平声15韵: 

一先 二萧 三肴 四豪 五歌 六麻 七阳 八庚 九青 十蒸 十一尤 十二侵 十三覃 十四盐 十五咸 

在现代人看来,有些繁杂;但这些红楼姑娘们却能运用自如,曹雪芹向读者表明巾帼不让须眉这一对于封建礼教的悖论的客观性和合理性。,

“待书一样预备下四份纸笔,便都悄然各自思索起来。独黛玉或抚梧桐,或看秋色,或又和丫鬟们嘲笑。迎春又令丫鬟炷了一支‘梦甜香’。原来这‘梦甜香’只有三寸来长,有灯草粗细,以其易烬,故以此烬为限,如香烬未成便要罚。一时探春便先有了,自提笔写出,又改抹了一回,递与迎春。因问宝钗:‘蘅芜君,你可有了?’宝钗道: ‘有却有了,只是不好。’宝玉背着手,在回廊上踱来踱去,因向黛玉说道:‘你听,他们都有了。’黛玉道:‘你别管我。’宝玉又见宝钗已誊写出来,因说道: ‘了不得!香只剩了一寸了,我才有了四句。’又向黛玉道:‘香就完了,只管蹲在那潮地下作什么?’黛玉也不理。宝玉道:‘可顾不得你了,好歹也写出来罢。’说着也走在案前写了。李纨道:‘我们要看诗了,若看完了还不交卷是必罚的。’宝玉道:‘稻香老农虽不善作却善看,又最公道,你就评阅优劣,我们都服的。’众人都道:‘自然。’

于是先看探春的稿上写道是:

咏白海棠限门盆魂痕昏

斜阳寒草带重门,苔翠盈铺雨后盆。

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

芳心一点娇无力,倩影三更月有痕。

莫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

次看宝钗的是: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李纨笑道:‘到底是蘅芜君。’说着又看宝玉的,道是:

秋容浅淡映重门,七节攒成雪满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

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

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

大家看了,宝玉说探春的好,李纨才要推宝钗这诗有身分,因又催黛玉。黛玉道:‘你们都有了?’说着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李纨等看他写道是:

半卷湘帘半掩门, 碾冰为土玉为盆。

看了这句,宝玉先喝起彩来,只说‘从何处想来!’又看下面道:

偷来梨蕊三分白, 借得梅花一缕魂。

众人看了也都不禁叫好,说‘果然比别人又是一样心肠。’又看下面道是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 倦倚西风夜已昏。

众人看了,都道是这首为上。李纨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探春道:‘这评的有理,潇湘妃子当居第二。’李纨道:‘怡红公子是压尾,你服不服?’宝玉道:‘我的那首原不好了,这评的最公。’又笑道:‘只是蘅潇二首还要斟酌。’李纨道:‘原是依我评论,不与你们相干,再有多说者必罚。’宝玉听说,只得罢了。李纨道:‘从此后我定于每月初二十六这两日开社,出题限韵都要依我。这其间你们有高兴的,你们只管另择日子补开,那怕一个月每天都开社,我只不管。只是到了初二,十六这两日,是必往我那里去。’宝玉道:‘到底要起个社名才是。’探春道:‘俗了又不好,特新了,刁钻古怪也不好。可巧才是海棠诗开端,就叫个海棠社罢。虽然俗些,因真有此事,也就不碍了。’说毕大家又商议了一回,略用些酒果,方各自散去。也有回家的,也有往贾母王夫人处去的。当下别人无话。”

“直到午后,史湘云才来,宝玉方放了心,见面时就把始末原由告诉他,又要与他诗看。李纨等因说道:‘且别给他诗看,先说与他韵。他后来,先罚他和了诗:若好,便请入社,若不好,还要罚他一个东道再说。’史湘云道:‘你们忘了请我,我还要罚你们呢。就拿韵来,我虽不能,只得勉强出丑。 容我入社,扫地焚香我也情愿。’众人见他这般有趣,越发喜欢,都埋怨昨日怎么忘了他,遂忙告诉他韵。史湘云一心兴头,等不得推敲删改,一面只管和人说着话, 心内早已和成,即用随便的纸笔录出,先笑说道:‘我却依韵和了两首,好歹我却不知,不过应命而已。’说着递与众人。众人道:‘我们四首也算想绝了, 再一首也不能了。你倒弄了两首,那里有许多话说,必要重了我们。’一面说,一面看时,只见那两首诗写道: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

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

却喜诗人吟不倦,岂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

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

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

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

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

众人看一句,惊讶一句,看到了,赞到了,都说: ‘这个不枉作了海棠诗,真该要起海棠社了。’史湘云道:‘明日先罚我个东道, 就让我先邀一社可使得?’众人道:‘这更妙了。’因又将昨日的与他评论了一回。”

以白海棠为题,在严格限韵的条件下曹雪芹总共写出六首七律,而且又要符合各人的性格特征,文字水平,文化素养,的确不是一件易事。但曹雪芹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完美,曹雪芹的确不愧我国乃至世界的文学艺术大师。仅就这一点看,《红楼梦》所以列在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之首,也是名至实归;何况,《红楼梦》的可圈可点之处实在太多,多得令人赞叹不绝!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8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