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八  

2009-12-27 12:02:49|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三十八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这一回的看点有两个。一个是由史湘云做东主办,薛宝钗策划准备,王熙凤操劳张罗,贾母等人参加的螃蟹宴;二是薛宝钗和史湘云策划操办,众姐妹和贾宝玉等人参加的菊花诗竞艳。

“一时进入榭中,只见栏杆外另放着两张竹案,一个上面设着杯箸酒具,一个上头设着茶筅茶盂各色茶具。那边有两三个丫头煽风炉煮茶,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呢。贾母喜的忙问:‘这茶想的到,且是地方,东西都干净。’湘云笑道:‘这是宝姐姐帮着我预备的。’贾母道:‘我说这个孩子细致,凡事想的妥当。’一面说,一面又看见柱上挂的黑漆嵌蚌的对子,命人念。湘云念道:

‘芙蓉影破归兰桨,菱藕香深泻竹桥’”

这里的小插曲,重在表现薛宝钗的精明能干,儒雅讲究,处处符合一个封建礼教规范中标准的大家闺秀,俨然一个封建礼教高等级的接班人。在贾母眼中已经完美无缺。然而贾母却不是像贾政和王夫人那样,十足的封建礼教的卫道士。贾母既是这个封建官僚家族的最高代表,但又是一个很富有人性化色彩的慈祥老太太。曹雪芹在《红楼梦》人物的塑造中的确革除了“千人一腔,千人一面”的弊端,塑造了许多有血有肉的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请看下面对贾母和王熙凤两个人物形象的精彩描写:

“贾母听了,又抬头看匾,因回头向薛姨妈道:‘我先小时,家里也有这么一个亭子,叫做什么‘枕霞阁'。我那时也只象他们这么大年纪,同姊妹们天天顽去。那日谁知我失了脚掉下去,几乎没淹死,好容易救了上来,到底被那木钉把头碰破了。如今这鬓角上那指头顶大一块窝儿就是那残破了。 众人都怕经了水,又怕冒了风,都说活不得了,谁知竟好了。’风姐不等人说, 先笑道:‘那时要活不得,如今这大福可叫谁享呢!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儿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 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未及说完,贾母与众人都笑软了。贾母笑道:‘这猴儿惯的了不得了,只管拿我取笑起来,恨的我撕你那油嘴。’凤姐笑道:‘回来吃螃蟹,恐积了冷在心里,讨老祖宗笑一笑开开心,一高兴多吃两个就无妨了。’贾母笑道:‘明儿叫你日夜跟着我,我倒常笑笑觉的开心,不许回家去。’王夫人笑道:‘老太太因为喜欢他,才惯的他这样,还这样说,他明儿越发无礼了。’贾母笑道:‘我喜欢他这样,况且他又不是那不知高低的孩子。家常没人,娘儿们原该这样。横竖礼体不错就罢,没的倒叫他从神儿似的作什么。’”

王熙凤很善于讨贾母喜欢,但说话又能把握分寸,既让贾母高兴,又不越规范,这正是王熙凤的精明之处。所以能做到这样,是王熙凤充分了解了贾母性格中人性化的一面,而不是心血来潮的信口雌黄。下面我们随着作品的延续,来看一看贾母和王熙凤性格中人性化的一面;同时,我们也可以领略曹雪芹在塑造人物形象时不是只从概念出发,用政治概念去图解人物,而是让人物回归现实生活,让人物有血有肉,让作品能获得读者的共鸣。这里,曹雪芹为我们彰显了一个重要的创作原则:在文学作品的创作中一定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对作品中的人物一定要充分展现其丰富复杂的个性特征,特别是体现其彰显人性的一面,不能让其他因素遮掩了人性这一光彩夺目的一面。下面就是体现这一创作原则的最好范例:

“又见凤姐走来道:‘你不惯张罗,你吃你的去。我先替你张罗,等散了我再吃。’湘云不肯,又令人在那边廊上摆了两桌,让鸳鸯,琥珀,彩霞,彩云,平儿去坐。鸳鸯因向凤姐笑道: ‘二奶奶在这里伺候,我们可吃去了。’凤姐儿道:‘你们只管去,都交给我就是了。 ’说着,史湘云仍入了席。凤姐和李纨也胡乱应个景儿。凤姐仍是下来张罗, 一时出至廊上,鸳鸯等正吃的高兴,见他来了,鸳鸯等站起来道:‘奶奶又出来作什么?让我们也受用一会儿。’凤姐笑道:‘鸳鸯小蹄子越发坏了,我替你当差,倒不领情, 还抱怨我。还不快斟一钟酒来我喝呢。’鸳鸯笑着忙斟了一杯酒,送至凤姐唇边,凤姐一扬脖子吃了。琥珀彩霞二人也斟上一杯,送至凤姐唇边,那凤姐也吃了。平儿早剔了一壳黄子送来,凤姐道:‘多倒些姜醋。’一面也吃了,笑道:‘你们坐着吃罢,我可去了。’鸳鸯笑道:‘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凤姐儿笑道:‘你和我少作怪。 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作小老婆呢。’鸳鸯道:‘啐,这也是作奶奶说出来的话!我不拿腥手抹你一脸算不得。’说着赶来就要抹。 凤姐儿央道:‘好姐姐,饶我这一遭儿罢。’琥珀笑道:‘鸳丫头要去了,平丫头还饶他?你们看看他,没有吃了两个螃蟹,倒喝了一碟子醋,他也算不会揽酸了。’平儿手里正掰了个满黄的螃蟹, 听如此奚落他,便拿着螃蟹照着琥珀脸上抹来,口内笑骂‘我把你这嚼舌根的小蹄子!’琥珀也笑着往旁边一躲,平儿使空了,往前一撞,正恰恰的抹在凤姐儿腮上。凤姐儿正和鸳鸯嘲笑,不防唬了一跳,嗳哟了一声。众人撑不住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凤姐也禁不住笑骂道:‘死娼妇!吃离了眼了,混抹你娘的。’平儿忙赶过来替他擦了,亲自去端水。鸳鸯道:‘阿弥陀佛!这是个报应。 ’贾母那边听见,一叠声问:‘见了什么这样乐,告诉我们也笑笑。’鸳鸯等忙高声笑回道: ‘二奶奶来抢螃蟹吃,平儿恼了,抹了他主子一脸的螃蟹黄子。主子奴才打架呢。’贾母和王夫人等听了也笑起来。贾母笑道:‘你们看他可怜见的,把那小腿子脐子给他点子吃也就完了。’鸳鸯等笑着答应了,高声又说道:‘这满桌子的腿子, 二奶奶只管吃就是了。’”

在封建社会,主子和下人的界限是泾渭分明的。但在这里的螃蟹宴上却打破了这一界限,在贾母能理解人性,尊重人性的前提下,大家才敢把自己的人性展现出来。这不,史湘云为丫鬟们另设一桌宴,王熙凤却忙前忙后,左右照料。特别是王熙凤和贾母的贴身丫鬟鸳鸯,互相揶揄,后来又加上琥珀和平儿的参与,大家嬉戏打闹,充分显示了年轻人的青春活力。多么精彩的人性展现,多么精彩的场面描写。这就是《红楼梦》的可圈可点之处,这就是曹雪芹文学创作艺术的精妙之处!

下面我们先去看看史湘云和薛宝钗如何筹办菊花诗会吧!

“湘云便取了诗题, 用针绾在墙上。众人看了,都说:‘新奇固新奇,只怕作不出来。’湘云又把不限韵的原故说了一番。宝玉道:‘这才是正理,我也最不喜限韵。’”

“这里宝钗又向湘云道:‘诗题也不要过于新巧了。你看古人诗中那些刁钻古怪的题目和那极险的韵了,若题过于新巧,韵过于险,再不得有好诗,终是小家气。诗固然怕说熟话,更不可过于求生,只要头一件立意清新,自然措词就不俗了。究竟这也算不得什么,还是纺绩针黹是你我的本等。一时闲了,倒是于你我深有益的书看几章是正经。’”

在清代及清代以前相当一段时间内,写文章讲究八股,写诗讲究韵律,写词讲究曲牌,而且限制越来越严,并且以此来区分作品的好坏高下。这些看起来只是文学界的事情,其实不然。这种现象的产生和发展,一方面是那些没有真才实学的无聊文人故弄玄虚,借以炫耀;另一方面这样做的结果正好符合封建统治者禁锢人们思想的需要,所以得以蔓延风靡。曹雪芹在这里借薛宝钗之口对这一禁锢发起了冲击,一句“小家子气”让这些无聊文人的无聊暴露无遗,这也是曹雪芹写《红楼梦》的主旨之一。那么曹雪芹为什么要通过薛宝钗之口,而不是通过林黛玉呢?恐怕这又是一层含义所在:连薛宝钗这样循规蹈矩的女性都不愿意囿于这种禁锢,岂不是说明这种禁锢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由此看来,好的文学作品的确能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给人美感享受的同时,更给人以思想的启迪!

“湘云只答应着,因笑道:‘我如今心里想着,昨日作了海棠诗,我如今要作个菊花诗如何?’宝钗道:‘菊花倒也合景,只是前人太多了。’湘云道:‘我也是如此想着, 恐怕落套。’宝钗想了一想,说道:‘有了,如今以菊花为宾,以人为主,竟拟出几个题目来,都是两个字:一个虚字,一个实字,实字便用‘菊’字,虚字就用通用门的。如此又是咏菊,又是赋事,前人也没作过,也不能落套。赋景咏物两关着,又新鲜,又大方。’湘云笑道:‘这却很好。只是不知用何等虚字才好。你先想一个我听听。’宝钗想了一想,笑道:‘《菊梦》就好。’湘云笑道:‘果然好。我也有一个,《菊影》可使得?’宝钗道:‘也罢了。只是也有人作过,若题目多,这个也夹的上。我又有了一个。’湘云道:‘快说出来。’宝钗道:‘《问菊》如何? ’湘云拍案叫妙,因接说道:‘我也有了,《访菊》如何?’宝钗也赞有趣,因说道:‘索性拟出十个来,写上再来。’说着,二人研墨蘸笔,湘云便写,宝钗便念, 一时凑了十个。湘云看了一遍,又笑道:‘十个还不成幅,索性凑成十二个便全了, 也如人家的字画册页一样。’宝钗听说,又想了两个,一共凑成十二。又说道:‘既这样,索性编出他个次序先后来。’湘云道:‘如此更妙,竟弄成个菊谱了。’”

“宝钗道:‘起首是<<忆菊》;忆之不得,故访,第二是《访菊》;访之既得,便种,第三是《种菊》;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第四是《对菊》;相对而兴有余,故折来供瓶为玩,第五是《供菊》;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第六便是《咏菊》;既入词章,不可不供笔墨,第七便是《画菊》;既然画菊,若是默默无言,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第八便是《问菊》;菊若能解语,使人狂喜不禁,第九便是《簪菊》;如此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二首续在第十、第十一,末卷便以《残菊》 总收前题之感。这便是三秋的妙景妙事都有了。’”

“湘云依说将题录出, 又看了一回,又问‘该限何韵?’宝钗道:‘我平生最不喜限韵的,分明有好诗,何苦为韵所缚。咱们别学那小家派,只出题不拘韵。原为大家偶得了好句取乐,并不为此而难人。’湘云道:‘这话很是。这样大家的诗还进一层。但只咱们五个人,这十二个题目,难道每人作十二首不成?’宝钗道:‘那也太难人了。将这题目誊好,都要七言律,明日贴在墙上。他们看了,谁作那一个就作那一个。有力量者,十二首都作也可,不能的,一首不成也可。高才捷足者为尊。若十二首已全,便不许他后赶着又作, 罚他就完了。’湘云道:‘这倒也罢了。’二人商议妥贴,方才息灯安寝。”

“宝钗也走过来,另拿了一只杯来,也饮了一口,便蘸笔至墙上把头一个《忆菊》 勾了,底下又赘了一个"蘅"字。宝玉忙道:‘好姐姐,第二个我已经有了四句了, 你让我作罢。’宝钗笑道:‘我好容易有了一首,你就忙的这样。’黛玉也不说话,接过笔来把第八个《问菊》勾了,接着把第十一个《菊梦》也勾了,也

赘一个"潇"字。宝玉也拿起笔来,将第二个《访菊》也勾了,也赘上一个"绛"字。

探春走来看看道:‘竟没有人作《簪菊》,让我作这《簪菊》。’又指着宝玉笑道:‘才宣过总不许带出闺阁字样来, 你可要留神。’说着,只见史湘云走来,将第四第五《对菊》 《供菊》一连两个都勾了,也赘上一个"湘"字。探春道:‘你也该起个号。 ’湘云笑道:‘我们家里如今虽有几处轩馆,我又不住着,借了来也没趣。’宝钗笑道:‘方才老太太说,你们家也有这个水亭叫‘枕霞阁',难道不是你的。如今虽没了, 你到底是旧主人。’众人都道有理,宝玉不待湘云动手,便代将"湘"字抹了,改了一个"霞"字。又有顿饭工夫,十二题已全,各自誊出来,都交与迎春,另拿了一张雪浪笺过来,一并誊录出来,某人作的底下赘明某人的号。李纨等从头看起

     忆菊       蘅芜君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迟,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访菊        怡红公子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愁。

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挂杖头。

    种菊        怡红公子

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庭前故故栽。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

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对菊        枕霞旧友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供菊        枕霞旧友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咏菊        潇湘妃子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画菊        蘅芜君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问菊        潇湘妃子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

    簪菊        蕉下客

瓶供篱栽日日忙,折来休认镜中妆。长安公子因花癖,彭泽先生是酒狂。

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

    菊影        枕霞旧友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菊梦        潇湘妃子

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残菊        蕉下客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过小雪时。蒂有余香金淡泊,枝无全叶翠离披。

半床落月蛩声病,万里寒云雁阵迟。明岁秋风知再会,暂时分手莫相思。

众人看一首,赞一首,彼此称扬不已。李纨笑道:‘等我从公评来。通篇看来,各有各人的警句。今日公评:《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 然后《簪菊》《对菊》《供菊》《画菊》《忆菊》次之。’宝玉听说,喜的拍手叫‘极是,极公道。’黛玉道:‘我那首也不好,到底伤于纤巧些。’李纨道:‘巧的却好,不露堆砌生硬。’黛玉道:‘据我看来,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 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 已经妙绝,将供菊说完,没处再说,故翻回来想到未拆未供之先, 意思深透。’李纨笑道:‘固如此说,你的‘口角噙香'句也敌的过了。’探春又道:‘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秋无迹',‘梦有知',把个忆字竟烘染出来了。’宝钗笑道:‘你的‘短鬓冷沾',‘葛巾香染',也就把簪菊形容的一个缝儿也没了。’湘云道:‘‘偕谁隐',‘为底迟',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李纨笑道:‘你的‘科头坐',‘抱膝吟',竟一时也不能别开,菊花有知,也必腻烦了。’说的大家都笑了。宝玉笑道:‘我又落第。难道‘谁家种',‘何处秋',‘蜡屐远来’,‘冷吟不尽',都不是访,‘昨夜雨',‘今朝霜',都不是种不成?但恨敌不上‘ 口齿噙香对月吟', ‘清冷香中抱膝吟',‘短鬓',‘葛巾',‘金淡泊',‘翠离披',‘秋无迹',‘梦有知'这几句罢了。"又道:"明儿闲了,我一个人作出十二首来。’李纨道:‘你的也好,只是不及这几句新巧就是了。’”

对于以上诗的评价,李纨有李纨的评价,各人有各人的认识,我也不想逐一点评。至于各首诗的优劣高下,留给朋友们细细品尝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8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