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黄庭坚独木桥体《瑞鹤仙》欣赏  

2009-06-08 06:41:34|  分类: 原创:文学赏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庭坚独木桥体《瑞鹤仙》欣赏

                                       ——兼赏欧阳修《醉翁亭记》      

     《瑞鹤仙》一词是宋代文学家黄庭坚的一首独木桥体词作,也是并不多见的独木桥体诗词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原词如下:
        环滁皆山也。望蔚然深秀,琅琊山也。山行六七里,有翼然泉上,醉翁亭也。翁之乐也。得之心、寓之酒也。更野芳佳木,风高日出,景无穷也。
        游也。山肴野蔌,酒冽泉香,沸筹觥也。太守醉也。喧哗众宾欢也。况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太守乐其乐也。问当时、太守为谁,醉翁是也。
          一看这首词就能看出这是对欧阳修《醉翁亭记》的隐括。这首词按照词牌的格式,共用了102个字,概括了《醉翁亭记》的精要,所用篇幅仅为《醉翁亭记》的四分之一(《醉翁亭记》全文共402个字)。何况作为古代散文典范的《醉翁亭记》本身就写得十分洗练,要做到概括其精要,是有很大难度的。除了这一难度,填词还须遵循词牌的格式,还不能因词害意,或为照顾词意而突破词的格式,要做到二者兼顾,那自然是难上加难。虽然这些已经是难为词作者了,但黄庭坚却给自己又出了一个更大的难题,那就是他采用了诗词的独木桥体,而且是全独木桥体,全词一韵到底,所有韵脚全用同一个字。从这首词来看,黄庭坚确实都做到了,而且都做的很好,真是难能可贵!
       首先,词的开句用了原文的第一句“环滁皆山也。”这样也就为全词规定了韵脚,必须“也”字一韵到底。第二句词人突出了环滁皆山之中琅琊山的蔚然深秀;紧接着第三句直奔主题——翼然泉上的醉翁亭。第四五两句则点明醉翁之乐在于山水,得乎心而寓乎酒,重点阐明了《醉翁亭记》中传诵千古的名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词的前片的最后一句:“更野芳佳木,风高日出,景无穷也”则是概括了《醉翁亭记》的第二段全文,点明四季景色变幻给游人带来的乐趣。
       词的后片则是概括了《醉翁亭记》的第三四两段。其中前四句“游也。山肴野蔌,酒冽泉香,沸筹觥也。太守醉也。喧哗众宾欢也。况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太守乐其乐也。”概括了《醉翁亭记》的第三段全文。“游也。”这是词牌格式的要求,二字为一句。这句隐括了负者歌,行者休,前呼后应,伛偻提携,滁人游山览胜的热闹景象。第二句则隐括了溪深鱼肥,泉香酒冽,山肴野蔌,太守及宾客觥筹交错的欢乐景象。第三句以倒装形式用原文“太守醉也。”总结了苍然白发的欧阳修酒醉尽欢,颓乎于宾客之中情状。第四五两句则概括了“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喧哗”的平民之乐,而不是那种士大夫们的丝竹之乐。充分折映出欧阳修遭贬谪之后因祸得福,在平民百姓间找到了那种毫无掩饰的真正的尽兴尽情的欢乐!
       词的后片其余几句则是《醉翁亭记》第四段的隐括:“问当时、太守为谁,醉翁是也。”最后点明太守就是自号醉翁的庐陵欧阳修。
      词的首句用原文首句“环滁皆山也”领起,以“也”字为全词韵脚,这正是黄庭坚的聪明之处。对此,我们只要对照《醉翁亭记》原文就可以一目了然。原文中以“也”字作为句尾的共21处,而全词共12句,自然是用了12个“也”字作为韵脚,且其中采用原文原句的有六句:“环滁皆山也。”“醉翁亭也。” “寓之酒也。” “游也。” “太守醉也。” “太守乐其乐也。”这就占全词12个韵的一半,还有一句也是基本照搬,即“琅琊山也。”原文中是“琅琊也。”由此可见,黄庭坚在他的独木桥体词《瑞鹤仙》中选用“也”字作为韵脚是在对原文认真品味,并经过仔细推敲和斟酌而后确定的,所以也获得了巨大成功,给后人留下了这首令人玩味无穷的精品佳作!
附:《醉翁亭记》原文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泄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至于负者歌于滁,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冽;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然白发,颓乎其中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其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评论这张
 
阅读(902)| 评论(6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