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九  

2009-09-29 08:55:59|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九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这一回的看点是“顽童闹学堂”。这一节描写充分展示了曹雪芹通过场面描写刻画人物性格的艺术技巧。先看下面一些具体描写:

“金荣只顾得意乱说,却不防还有别人。谁知早又触怒了一个。你道这个是谁?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这贾蔷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虽然应名来上学,亦不过虚掩眼目而已。仍是斗鸡走狗,赏花玩柳。总恃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因此族人谁敢来触逆于他。他既和贾蓉最好,今见有人欺负秦钟,如何肯依?如今自己要挺身出来报不平, 心中却忖度一番,想道:‘金荣贾瑞一干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向日我又与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我们岂不伤和气?待要不管,如此谣言,说的大家没趣。如今何不用计制伏,又止息口声,又伤了脸面。’想毕,也装作出小恭,走至外面,悄悄的把跟宝玉的书童名唤茗烟者唤到身边,如此这般,调拨他几句。”

“这茗烟乃是宝玉第一个得用的,且又年轻不谙世事,如今听贾蔷说金荣如此欺负秦钟,连他爷宝玉都干连在内,不给他个利害,下次越发狂纵难制了。这茗烟无故就要欺压人的,如今得了这个信,又有贾蔷助着,便一头进来找金荣.....贾瑞不敢强他,只得随他去了。 这里茗烟先一把揪住金荣,问道:"你是好小子,出来动一动你茗大爷!"唬的满屋中子弟都怔怔的痴望。 贾瑞忙吆喝:"茗烟不得撒野!"金荣气黄了脸,说:"反了!奴才小子都敢如此, 我只和你主子说。"便夺手要去抓打宝玉,秦钟刚转过身来,听得脑后飕的一声,早见一方砚瓦飞来,并不知系何人打来的,幸未打着,却又打在旁人的座上,这座上乃是贾兰贾菌。

这贾菌亦系荣国府近派的重孙,贾菌少孤,其母最疼爱他。这贾菌与贾兰最好,所以二人同桌而坐。谁知贾菌年纪虽小,志气最大,极是淘气不怕人的。他在座上冷眼看见金荣的朋友暗助金荣,飞砚来打茗烟,偏没打着茗烟,便落在他桌上,正打在面前, 将一个磁砚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一书黑水。贾菌如何依得,便骂:"好囚攮的们, 这不都动了手了么!"骂着,也便抓起砚砖来要打回去。贾兰是个省事的,忙按住砚,极口劝道:"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贾菌如何忍得住,便两手抱起书匣子来,照那边抡了去。终是身小力薄,却抡不到那里,刚到宝玉秦钟桌案上就落了下来。只听哗啷啷一声,砸在桌上,书本纸片等至于笔砚之物撒了一桌,又把宝玉的一碗茶也砸得碗碎茶流。贾菌便跳出来,要揪打那一个飞砚的。金荣此时随手抓了一根毛竹大板在手,地狭人多,那里经得舞动长板。茗烟早吃了一下,乱嚷:"你们还不来动手!"宝玉还有三个小厮:一名锄药,一名扫红,一名墨雨。这三个岂有不淘气的,一齐乱嚷:"小妇养的!动了兵器了!"墨雨遂掇起一根门闩,扫红锄药手中都是马鞭子,蜂拥而上。贾瑞急的拦一回这个,劝一回那个,谁听他的话,肆行大闹。众顽童也有趁势帮着打太平拳助乐的,也有胆小藏在一边的,也有直立在桌上拍着手儿乱笑,喝着声儿叫打的。登时间鼎沸起来。”

这几段是《红楼梦》中非常精彩的场面描写之一。表面上看是一群小孩子是学堂里的打闹,实际上有两点非常值得爱好文学的朋友,特别是热爱写作的朋友们认真体会。如得真谛,定会受益良深。

这几段精彩的场面描写,一是体现《红楼梦》中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正如有人说的那样:侯门深似海,深在盘根错节,深在鱼龙混杂。二是体现了不同的社会背景对人物性格和处世方式造成的影响。而这些在文学作品的创作中又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相信通过上面几段精彩的描写会在其中找到答案。

在这学堂中有贾府嫡派正宗的贾宝玉,贾蔷;也有贾府近派的贾菌,贾兰,还有贾府的远房贾瑞;除此,就是贾府亲戚的子弟如薛蟠,金荣,秦钟;这些人中真正想来学习的不多,不少是家里让来的,有些则是贪图热闹好玩的。这些人凑在一起,再加上一些陪读伴读的下人,自然会打闹嬉戏,惹是生非。然而在这矛盾当中,并非仅是小孩子自己的一般斗嘴打闹,而是参杂了许多家庭背景的因素,而这也是曹雪芹描写的着眼点,也是他通过这些描写揭示作品主题的艺术手段,并非闲笔。

请看几个主要人物及其相互间的关系:金荣惹不起薛蟠,便和贾瑞接近,以图联手;贾瑞是学堂先生贾代儒的亲孙子,但贾代儒辈分虽高,却是旁系,所以贾瑞对人也得看眼色行事;在这场打闹中把他夹中间左右为难,于是生出了暗地挑唆茗烟出头闹事的主意;茗烟虽是下人,但仗着贾宝玉的特殊地位,于是有些肆无忌惮。贾菌,贾兰虽然都是贾府近系,但二人生性不同,所以表现也不一样,一个要闹,一个紧劝;贾宝玉被卷进来之后,为着他的好友秦钟,也出来要打抱不平。最后还是以金荣向秦钟磕头赔不是作为了结。这一切难道不是当时社会生活的折射吗?

正是看清了当时这样的社会和社会关系,曹雪芹才紧紧抓住这一社会脉络,调动艺术手段,展开情节,刻画人物,以实现其揭示全书主旨的创作意图。这样高超的艺术处理方法,的确值得我们借鉴。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