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静老头的博客

交流思想 品味人生 广结善缘 分享快乐

 
 
 

日志

 
 

【原创】《红楼梦》系列读评之十三  

2009-10-15 08:36:56|  分类: 原创:《红楼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系列读评之十三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魅力无限,拥有庞大的读者群。还有好多潜在的读者。为了方便,这里设想对每一回作一简要的内容介绍和点评,特别是艺术性方面的点评,以供喜欢《红楼梦》和爱好文学的朋友们欣赏。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这一回有三个看点,一是曹雪芹借梦话演绎红楼梦脉络,暗示贾府危局,实际也是暗示封建社会大厦将倾的结局,神仙也回天乏力,所谓时也,运也!二是看封建社会在走向晚清的时代已经病入膏肓,卖官鬻爵,世风日下,其覆灭已成定局;三是对王熙凤的性格刻画进一步深入展现,让人物更加饱满鲜活,跃然纸上。

第一点请看秦可卿和王熙凤的一番“梦话”:

“这日夜间,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薰绣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平儿已睡熟了。凤姐方觉星眼微朦,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 含笑说道:‘婶子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子,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

“凤姐听了, 恍惚问道:‘有何心愿?你只管托我就是了。’秦氏道:‘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 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 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凤姐听了此话,心胸大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秦可卿一语中的,点出了贾府‘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登高跌重',‘乐极悲生’和‘树倒猢狲散'的局;道出了‘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社会常态。曹雪芹不知道马克思主义哲学,但对社会常态的变化规律却了如指掌。所以说,一位伟大的作家虽然不一定是伟大的思想家,但一定有着伟大思想家的思想。

请接着看:

“凤姐便问何事。 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 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

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叩四下,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凤姐闻听,吓了一身冷汗,出了一回神,只得忙忙的穿衣,往王夫人处来。”

在这里,秦可卿进一步道出贾府危局:“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意思是说三春(元春—已入皇宫,迎春,探春)过后(出嫁后),贾府已显败落之象;再后惜春遁入空门,贾府‘树倒猢狲散'(各自须寻各自门)。又说“天机不可泄漏”,其实,这哪是什么天机,这都是一帮坐吃山空的纨绔子弟、小姐太太们骄奢淫逸的必然结果。

第二点请看为贾蓉“捐个前程”的事情:

“贾珍因想着贾蓉不过是个黉门监,灵幡经榜上写时不好看,便是执事也不多,因此心下甚不自在。可巧这日正是首七第四日,早有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先备了祭礼遣人来,次后坐了大轿,打伞鸣锣,亲来上祭。贾珍忙接着,让至逗蜂轩献茶。贾珍心中打算定了主意,因而趁便就说要与贾蓉捐个前程的话。戴权会意,因笑道:‘想是为丧礼上风光些。 ’贾珍忙笑道:‘老内相所见不差。’戴权道:‘事倒凑巧,正有个美缺,如今三百员龙禁尉短了两员,昨儿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来求我,现拿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到我家里。你知道,咱们都是老相与,不拘怎么样,看着他爷爷的分上,胡乱应了。还剩了一个缺,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来求,要与他孩子捐,我就没工夫应他。既是咱们的孩子要捐,快写个履历来。’贾珍听说,忙吩咐:‘快命书房里人恭敬写了大爷的履历来。 ’小厮不敢怠慢,去了一刻,便拿了一张红纸来与贾珍。贾珍看了,忙送与戴权。看时,上面写道:

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曾祖,原任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祖,乙卯科进士贾敬,父,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

戴权看了,回手便递与一个贴身的小厮收了, 说道:‘回来送与户部堂官老赵,说我拜上他,起一张五品龙禁尉的票,再给个执照,就把这履历填上,明儿我来兑银子送去。’小厮答应了,戴权也就告辞了。贾珍十分款留不住, 只得送出府门。临上轿,贾珍因问:‘银子还是我到部兑,还是一并送入老内相府中?’戴权道:‘若到部里,你又吃亏了。不如平准一千二百两银子,送到我家就完了。’贾珍感谢不尽,只说:‘待服满后,亲带小犬到府叩谢。’于是作别。”

一个太监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卖官鬻爵,晚清岂有不衰之理?!

第三点请看王熙凤争胜好强的事情:

贾珍对给贾蓉捐了前程心意满足,但里面尤氏又犯了旧疾,不能料理事务,惟恐各诰命来往,亏了礼数,怕人笑话,正忧虑无人料理秦可卿丧事,贾宝玉在旁出主意让贾珍去请王熙凤出来办理,于是贾珍赶快去请示两位婶娘——邢夫人和王夫人。书中写道:

“王夫人心中怕的是凤姐儿未经过丧事,怕他料理不清,惹人耻笑。今见贾珍苦苦的说到这步田地,心中已活了几分,却又眼看着凤姐出神。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伏,巴不得遇见这事。今见贾珍如此一来,他心中早已欢喜。先见王夫人不允,后见贾珍说的情真,王夫人有活动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说的这么恳切,太太就依了罢。’王夫人悄悄的道: ‘你可能么?’凤姐道:‘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 不过是里头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问问太太就是了。’王夫人见说的有理, 便不作声。贾珍见凤姐允了,又陪笑道:‘也管不得许多了,横竖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 我这里先与妹妹行礼,等事完了,我再到那府里去谢。’说着就作揖下去,凤姐儿还礼不迭。”

果然王熙凤迫不及待接了差事,其争胜好强的性格在曹雪芹的笔下尽显无遗!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